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6
          夜间的咖啡店没有甚麽人光顾,尤其是像这样的私人咖啡店,陆向晨坐在角落的位子,看着倾落的月光,柔美而宁静,表面彷佛海面般平静,内心却是像海中的漩涡般的激动万分。

 

        在等白夏岚的同时他点了一杯可以稍微平复他心情的热美式咖啡,他喝了一口,口感还不错。

 

        「先生,在等人吗?」店员走过来礼貌的问着。

 

        「对。」陆向晨抬眸,嘴角扯出一个笑容。

 

        「今晚不知道下雨,听说这一次的台风挺强的,可能可以放到台风假喔!」店员手里握着托盘,朝着外面看着。

 

        陆向晨也跟着转头望过去,店员像是神一样,外面真的开始下起雨来了,滴滴答答的,雨水开始从屋檐流下来。

 

        咖啡店的音乐像个无形的钢琴曲一样,轻柔且高调,耳畔总是演奏会上的旋律。

 

        还有她的侧颜,清晰但也渐渐模糊。

 

        过了半小时,块到关店的时刻,看着店员开始收拾着东西,除了自己,唯一有客人那一桌也在几分钟前两人同步离开了。

 

        剩下忙碌的店员与空等的自己……陆向晨抬眸看着时钟,十一点零五分,他已经等很久了。

 

        一位男店员整理着陶瓷咖啡杯,以为客人都离开了,居然还有人坐在落地窗的木椅上,桌上的杯子已经空了,可是那个人却依然坐在那里,不停的望出去。

 

        应该在等着谁吧?

 

        带着一点檀木独有的香气的门被轻轻的推开,店员与陆向晨不约而同的都往门那里望。

 

        是一位穿着白色衬衫的女子,她走进来左看右看的,最後在陆向晨身上找到了自己要的目标。  

 

        「陆先生。」女子嘴边拉起自然的笑容。

 

        陆向晨站起来也一样看着她,挑高的身材几乎都要比他高了,他不必稍微低头,他平视着她的目光。

 

        他看着女子,没有说一句话。

 

        「我是Kate,是Eartha的助理,你就是陆向晨先生吧?」Kate留了一头长发,脸上画了淡淡的妆容,笑起来挺可爱的。

 

        「请问……白夏岚她?」

 

        「白夏岚?你是说Eartha吧,她要说告诉你一声,她临时有事晴所以没办法来了,她让我转告你,下次她会找时间与你见面的。」

 

        失落的表情无法掩盖,心里的感觉有点放松,却又焦急,混乱的心里,自己来回的徘徊在见与不见之间。

 

        他跑去超商买了一打的啤酒,他长大了,留了一些的胡子,店员自然也没跟他要身分证看年龄。

 

        记得上一次买啤酒的时候好像也是因为白夏岚,不过这一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认真的工作,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这样子也许他所有的梦想才能够实现。

 

        /////

 

        翌日,文惜烟没直接见到若程,听说若程近日来身体似乎受凉了,所以一直在咳嗽。可是昨天见他时还好好的,怎麽会说一直在咳嗽呢?文惜烟有些担心,所以就一直在这等着,等他回来。

 

        过了半小时,若程回来了。

 

        一看到若程,文惜烟就赶紧站起来握着若程的双手。

 

        若程低眸看着文惜烟冰冷的手掌握着自己的手,他看着她充满了担心的眼神,他有点开心。

 

        「等很久吗?」

 

        「没很久,身体好点了吗?」最近的文惜烟总是喜欢担心,尤其是若程这个小老弟。

 

        若程脸上戴了一个白色的口罩,但是还是没藏住他看她露出的笑意。他喜欢看到文惜烟为他担心的模样,因为他知道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他,他至少还有她。

 

        「小烟,不用担心,医师说只是普通的感冒而已,没有关系的,只要定时吃药,多喝水,很快就会好的。」若程摸了摸文惜烟的头说着。

 

        文惜烟将若程的手给拉开,「喂,哪有弟弟摸姐姐头的道理啊?没礼貌的臭小鬼。」

 

        若程嘴边的笑意更开了。

 

        「你男朋友疼你吗?」若程凝视着文惜烟,柔柔的问着。

 

        文惜烟二话不说直接说,「我男朋友当然疼我啊!天底下哪一个男朋友不疼自己女朋友的啊?」

 

        若程苦涩的点点头,「说的也是。」

 

        台风即将登陆,已经拉起了红色警报,早晨外头的风就有逐渐转大的情形了,到现在大概都已经开始下起倾盆大雨了,不要看也能知道外头被台风摧毁的多严重了。

 

        半晌,文惜烟手机震动了。

 

        「喂……我现在在若程这边……你要来吗?……好,那我等你,再见。」文惜烟挂掉了电话,将手机给收起来。

 

        「怎麽了?是谁?」若程大概有猜到是谁给文惜烟打电话了,但是依然保持着甚麽都不知道的样子。

 

        「男朋友,他说外面风雨太大了,怕我没有公车可以回家,所以要来接我回家。」

 

        她男朋友真的很疼她,很爱她吧!才会不顾外面风雨有多大都要接送她回家。

 

        若程再也无法笑了,就算是笑,也不好看。

 

        心中染上了叫做孤独、心碎的滋味,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也能明白,但是就是无法真正的却接受。

 

        他总是希望这个女孩能真正的属於自己。

 

        此刻,他心里开始担心着,两年後,自己如果离开这里了,她还会像现在一样,这样子的关心自己,照顾着自己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