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带我去甲子园

带我去甲子园

Chapter.37  

 

傍晚的练习结束,所有人在盥洗完後来到食堂,听着监督对明天的安排。  

「你们已经尽最大了努力了,剩下的……」  

「全力以赴!」  

「你们都明白这点,我也不多说什麽,早点休息,明天以最好的状况上场,解散!」  

 

「晴。」  

御幸叫住了晴,不用御幸多说什麽,晴就明白御幸找他有什麽事了。  

「是为了明天的投手阵容吗」  

「嗯,你先帮我带着泽村跟降谷去买些饮料,问问纯桑他们要喝什麽。」  

「唉」  

晴就不明白了,要讨论投手的事情,跟戴他们去买饮料有什麽关联。  

「去就是了,等等到仓持他们房间集合啊。」  

「……」  

御幸看着晴一脸不明白,心虚的叹口气,自己也离开食堂,往仓持的房间走去。  

 

「让我来跑腿就算了,怎麽晴跟你这个首发也来了!」  

泽村气愤的说着,没让晴拿饮料,把一些分给降谷拿着,剩下的都自己抱着了。  

晴看了看降谷再看看泽村,虽然两人总是吵吵闹闹的(绝大部分是泽村)但是都把对方是做认可的对手,比起砥砺着。  

「啊对了,为什麽是晴来叫我们跑腿啊」  

「……御幸前辈说的。」  

「蛤那个池面混蛋!」  

 

「饮料买回来了。」  

晴把门打开,让泽村跟降谷进去,然後再把门带上。  

「啊!那是我的手机,你们怎麽可以随便看呢!」  

泽村把饮料推给晴,上前就想把手机抢回来,却被纯桑凶的不明不白。  

 

「饮料先放在桌上吧,你跟我出去。」  

御幸把情怀中的饮料一瓶瓶在桌上放好,然後两人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  

 

「仓持前辈他们在干嘛呢」  

「好像是对泽村的那个朋友感兴趣,所以就翻他的简讯来看了。」  

「嗯……若菜吗」  

「欸~晴也知道啊」  

御幸这话没什麽想法,只是晴却想起了,那一次在球场外,若菜看她的眼神。  

「怎麽了吗」  

「……没什麽,前辈不是要论事情吗」  

御幸看了晴一眼,那副明明有事却不说的表情,御幸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只是……他从来都不是喜欢逼迫人家的类型,而且绝大部分晴都会自己憋不住。  

 

「我是在想,你那些冰包多准备几个,最後一定不只降谷他会需要而已,然後药酒那些你都带着,等等睡前啊,你去给降谷跟泽村他们精神喊话一下。」  

御幸掰着手指,数着要让晴去做什麽,明天是很重要的一战,他希望能把现在可以用上的都用上,毕竟要全力以赴。  

「啊啊……还有水这些,你要注意让水保持凉水的状态,毛巾也要沾湿但是不要摸起来是冰的,最好事先就用好。」  

「等等……前辈到我房间一趟好吗我拿纸笔记下来,免得遗漏。」  

晴自然也知道这场比赛的重要性,这种时候可不敢高估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好好的写下来比较安心。  

 

这是御幸第五次到晴的房间里。  

成濑不在,几个礼拜前,成濑就回老家过暑假去了,只是青道只要有出现的比赛那天,成濑一定会穿上棒球服跟着众人一起为他们加油。  

 

「冰包……乾脆一整箱都搬上车好了,药酒我会带,热水我会再弄个几壶的,然後毛巾我会先叫经理们用……」  

御幸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书桌那低头思索的晴,淡淡的笑了。  

这种感觉对御幸而言,很好,虽然忙碌着,可是在闲下来时注视着对方,御幸会因此心情大好。  

「前辈,还有哪里要用吗」  

「先拿来给我看看吧。」  

晴走到御幸面前,将纸张递给他,人半弯着身,手撑在膝上,马尾因为动作而垂到胸前。  

御幸一项项的看下来,想了一下,抬头,目光直视的,是晴的颈脖,皮肤看起来光滑,而眼睛微微往下,入眼的,是晴的衣领,还有那……  

「咳咳……你很多都有自己补充了,大致上没问题,你去跟降谷还有泽村他聊聊後就睡吧,我先回去了,晚安。」  

御幸几乎是一口气把一长串的话给说完,闪电般的站起身,开门,关门,留下晴歪着头,拿着纸,一脸不明所以。  

 

晴找完两位投手时,已经快十二点了,降谷是没什麽问题,只是一脸昏昏欲睡,晴没说多久就走了,而泽村则是拉着晴聊东聊西,若不是仓持帮晴解围,泽村很有可能就拉着晴说到隔天早上。  

晴离开仓持房间时,刚好看见了亮桑走出青心寮。  

 

「亮介前辈,应该要休息了。」  

「喔是晴啊,让我挥个一百下在睡吧,不然不安心呢~」  

亮桑对晴的出现没什麽意外,他刚刚也看见晴了,晴会跟上来完全在意料之中。  

「五十下喔,我们各退一步吧,前辈。」  

「好吧,做为补偿,晴跟我聊聊天吧。」  

「聊什麽」  

「嗯……你觉得我们获胜的机率多大呢」  

好像是没想到亮桑会问这个,晴愣了一下,低头沉思许久,才问:  

「前辈想听实话还是谎话呢」  

「喔还有两个版本啊……先听谎话好了。」  

「一定会赢。」  

亮介挥棒的动作顿了一下,转过头,对着晴笑起来。  

「哈哈……哈…还真是大谎话呢,实话呢」  

「六四,甚至是七三,球场上的事情变化太多,说不定我们会反败为胜,也说不定,一开始就是输的。」  

亮介听闻,反倒是笑得更大声了,每次问事情,晴的答案从没让他失望。  

 

「果真是晴会说的话,不过就不怕前辈我伤心吗」  

「比起不切实际的谎话,前辈你一定会比较喜欢实话的。」  

亮介不否定,可能晴说得是对,也可能是错的。  

「不过,前辈你们要赢啊,不管是侥幸取胜,还是险胜,都无所谓,因为,我想跟大家一起去甲子园。」  

亮介直愣愣的看着晴,对方朝他微微一笑。  

 

「前辈你们,要带我去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