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
算算,我跟邓季维前前後後居然也吃了好几次饭了。

 

「杨和煦,你是真的觉得这家餐厅好吃,还是不好意思说不好吃?」邓季维结了帐之後问。

 

我们俩站在门外,我抬头看他,沈默了数秒。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邓季维开口。

 

在夜风中,不知道是因为我刚吃饱看什麽都觉得幸福,或者是邓季维吃饱之後心情也不那麽糟,总之,在路灯下,邓季维看起来比刚刚在咖啡馆里的样子要好上许多。

 

我走在他身边,「也不是不好吃,就是没什麽特色。」

 

这时间街上的路人很多,邓季维本来就又高又帅的引人注目,但会被他吸引的人,通常也就顺带的给我一枚或震惊、或错愕的眼神。

 

「唉,跟你走在一起真是压力山大。」

 

邓季维低头看了我一眼,「我怎麽不这麽觉得。」

 

「因为跟我走在一起,应该都只有优越感才对。」我说的极快,让邓季维楞了几秒。

 

他挑眉问:「你真的很介意外表?」

 

我停下脚步,「难道你不曾因为自己的外表得到任何好处?」

 

这世界都是这样的不是吗?因为好看,而得到一些本来不该得到的事情,就算没有,也会因为好看的外表而被人友善对待。

 

但既然有这些天之骄子,自然也就会因此有人遭受不平等的待遇,比如我。我只是胖,又没碍着任何人,也一直都奉公守法,但……

 

邓季维当然不懂我的感受,所以只是接着我的话,问:「就算我曾经因此得到好处,那跟你介不介意有什麽关系?」

 

「谁不想天上掉馅饼啊。」我看见路旁有张长椅,就走了过去坐下,「你的天上掉的都是馅饼,我的天上掉的都是鸟屎。」

 

邓季维让我说笑了,挨着我的肩坐下。

 

他坐的这麽近,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气了。

 

「如果你真的介意,为什麽不减肥?」

 

我看着他几秒,从他脸上看出他只是疑惑,但不是鄙视。

 

我耸耸肩,「我为什麽要?就因为那些根本没有跟我说过话的人?」

 

我转头看着他,「你觉得我需要吗?」

 

邓季维想了几秒,忽然笑出声。「杨和煦,你休想挖陷阱给我跳,你爱怎样就怎样,关我什麽事?」

 

我也笑出声来,可是却觉得心里酸酸的,说不上是因为什麽原因,可能是因为他跟我划清界线的言论,又可能是因为他对我没有期待。

 

我也知道我就是自欺欺人,明明不想让人对我的外表指手画脚,可是却希望邓季维多靠近我一些,就算是针对我的外表。

 

我没有接话,只是安静的坐着,邓季维也没说话,像是在想自己的事情。

 

我们就这样看着路人不停的从我们面前走过。

 

「杨和煦,你有男朋友吗?」

 

邓季维忽然这麽问,那一瞬间我都能感觉到我心跳直冲一百二。

 

「没、没有啊。」我喉头乾涩,但打铁趁热的追问:「那你有女朋友吗?」

 

「我单身。」他这麽说。

 

我暗暗的觉得开心,是单身,就好的多。

 

「你干嘛这麽问?」我又问。

 

「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女生有了男朋友之後,就会以男朋友为生活重心。」他说完,又想了几秒,「或者会不会只想要跟男朋友在一起,对其他朋友都没有兴趣。」

 

「看人吧?这应该每个人都不一样吧?」我说,看着他的脸,忍不住想,他指的这个女生,是指林军绮吗?所以他真的喜欢林军绮吗?就算她有男朋友?

 

「说的也是。」邓季维应了声,我却没感觉出他是在回答我。

 

好像他本来就知道这个答案,只是想借我的口说出。

 

「其实你问我不准,我又没交过男朋友,怎麽知道是什麽心态。」我故意用轻松的口气这麽说。

 

邓季维完全没打算接我的话,只是把双臂撑在腿上。

 

「我有两个朋友,他们交往了。」他看成人行道砖的某一个角落,「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们会交往,可是等到他们真的开始交往之後,我却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好像他们跟我已经不在同一艘船上,不会前往同一个方向。」

 

他看起来非常的寂寞,那种落单的感觉,我懂。

 

可能三人行的最後,终究有一个人会落单,这个世界好像都是为了双数设计的。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

 

「我不知道怎麽安慰你,但是我会陪你。」

 

他像是听见了,又像是没听见,但是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任由我抓着他。

 

忽然他哼笑了声,「你要怎麽安慰我?」

 

我收回手,想了一会儿,东张西望了一下。

 

「有了,你等着。」我站起身,「你等着啊,千万不要走,就在这里等我。」

 

邓季维带着一点困惑的看着我,而後点了点头。

 

我跑到街角,买了一份热呼呼的状元糕,又跑回邓季维身边。

 

他还在,只是已经在滑手机。

 

我把状元糕地到他面前,「吃。」

 

他哈哈大笑,我从来没看过他笑的这麽肆意。

 

「杨和煦,你就用吃敷衍我?还是一份二十的状元糕?」

 

「啧啧。你真是太不懂事了。」我看着他,「这一份二十,可是只有四个,你一口就要吃掉五块钱欸,怎麽算是敷衍?」

 

「然後呢?」

 

我戳起一个芝麻口味的,递给他。「还有什麽比能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更能安慰人?」

 

他接过状元糕,「你的口气像是吃屍体的杀人犯。」

 

我拿起另外一只叉子,戳起状元糕。「我不吃人肉的,感觉人肉一定不好吃。」

 

然後把状元糕塞进嘴里,咬了两口。

 

下一秒,我看着邓季维也把他的塞进嘴里,我绝望的闭上眼睛。

 

「……杨和煦,这状元糕是咸的你知道吗?」

 

我睁开眼睛,吐掉了我嘴里的状元糕,又呸了几下,清掉了嘴里的怪味道。「我早你一秒知道。」

 

邓季维瞪着我,又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笑的无法停止,大概是这件事太荒谬了,路上小吃摊这麽多,我怎麽就挑中一家调味出错的!

 

我也跟着笑,却偷偷看着他,所以说,人帅真好,笑起来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