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03  昔日的,今日(5)
      「我就不浪费时间自我介绍了,先来发考卷吧。」

 

 

      此话一出,浇熄了班里的亢奋,气氛立即冷却下来。

 

 

      孙阎早有学生的名单,不过为了方便快速记得学生的长相,还是一一唱名让学生到台前领考卷。

 

 

      面对新老师,班上的同学难免有些战战兢兢。尤其孙阎的声音固然好听,却没有特别的起伏,让人更难去猜测当中的喜怒。

 

 

      祁嫣的生物单科成绩是全年级第一,倒没有什麽好担心,她只好奇那唯一被扣掉的一分是打哪来的。

 

 

      等名字被叫到时,她走上前,孙阎却没有立刻把考卷给她。

 

 

      「海马回的英文怎麽拼?」

 

 

      不明白老师突然抽考的意图,祁嫣愣了愣,还是照实回答。

 

 

      孙阎听完答案,把考卷递出去,并用了只有对方能听闻的音量说了声「真可惜。」

 

 

      接过考卷,祁嫣草草浏览过,才知道被扣掉的那一分,正是错在海马回的英文拼字上。

 

 

      Hippocampus,她写的o被红笔圈起来,大概是因为跟隔壁的c长的太像。

 

 

      下课钟一响,孙阎毫不拖泥带水地宣布下课。

 

 

      大家立马朝他投以感激的眼神,对新老师的好感度瞬间增加。有几个胆子较大的同学,甚至还跑去和正在收拾东西的老师攀谈。

 

 

      让人意外的是,下课後的孙阎明显没上课时的严肃,於是又引了几个少女前去凑热闹。

 

 

      「真没想到。」坐在祁嫣前方的男同学一脸讶异,「我以为孙老师是那种没事就不搭理学生的类型。」

 

 

      「老师人很好的。前几天午休我在走廊碰见来报到的老师,他还跟我打了招呼。」陆承誉笑着回应。

 

 

      「欸?他怎麽知道你是他的学生?」

 

 

      「学校应该有给他名单之类的东西,可能无意间记下来了吧。」

 

 

      听着两人的闲聊,祁嫣还是有些怀疑陆承誉的评语。

 

 

      昨日遇见孙阎时,对方可一点都没有老师的样子,更别提他还有带枪的手下。虽说不能单凭既定印象就去评断别人,可光是在夜街出没这点,就几乎能确定他不是个普通人。

 

 

      不过班长刚才的话可以让她确定一件事,就是昨日他们碰面时,孙阎就知道她的身份了。怪不得那时会一直盯着她的学号看。

 

 

      还来不及去细思对方的底细,祁嫣便被走到门口的孙阎给唤了名字,然後就莫名其妙地成了生物小老师。

 

 

      跟着新生物老师来到他的办公室,她内心是有些别扭的。

 

 

      她猜想担任小老师的职务只是个藉口,孙阎或许有其他目的。毕竟比起其他一无所知的同学,看过他身处於夜街的自己,大概是个不讨喜的存在。

 

 

      「我下一堂是三年十五班的课,方便先帮我拿他们的额外作业过去吗?可能会耽误到你一点下课时间。」

 

 

      祁嫣点头,接过厚厚一叠却完全不重的练习卷,等着对方进入主题。

 

 

      但孙阎却没有再开口,看她没有动作反而还问了句,「怎麽了吗?」

 

 

      「不、没事。」祁嫣耸耸肩,既然孙阎没打算提起,她也没必要耿耿於怀。

 

 

      她随即转过身去,因而漏掉了背後孙阎那微微上扬的嘴角。

 

 

      高三的教室像是被学校刻意隔开似的,从任何地方过去都有一小段距离,尤其是资优班。

 

 

      好不容易来到目的地,下课时间大家都进进出出的,几乎没什麽人注意到祁嫣。她喊了声报告後把东西放在讲台,准备离开,有人却率先一步挡在门口前。

 

 

      「我是来帮新生物老师送东西的。」她简单解释着。

 

 

      「放心,我没有怀疑你。」那个高挑的少年笑了笑,仍没有要退开的意思,「其实有件事情我很在意,想亲口问问学妹。」

 

 

      祁嫣看着眼前这个一表人才的少年,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出他的身分,不过她忘了那人的名字,「是学生会的会长?」

 

 

      「是的。」韩时钧笑开,笑容让他的阳光气息更为显着,「之前的事情我听说了,想藉机跟你澄清一下。」

 

 

      原来学生会想邀她当会长舞伴的事,本人根本不知情,他原先是打算自己开口。而且学生会的人动作真得很快,她稍早让陆承誉代为转达的事,居然已经传到了本人耳里,害她顿时有些尴尬。

 

 

      「给你造成麻烦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对方这麽有礼貌,让祁嫣反而觉得有些抱歉。

 

 

      「不过连邀请都还没说就被拒绝,有点难过啊。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了,我还是想再郑重地问一次。」韩时钧还是挂着笑容,神情变得较为认真,「不知道学妹愿不愿意当我的舞伴呢?」

 

 

      一时语塞,想不出拒绝别人两次的藉口,加上学长这麽有风度而且有心的份上,她最终还是答应了。

 

 

      韩时钧笑开,深邃的眼睛因而微弯。他叮咛祁嫣要她先把这件事当成秘密,暂时别告诉其他人,接着又小聊了几句舞会的细节。

 

 

      而此时此刻,孙阎正靠在教室门边的柱子上。

 

 

      他本想在快上课前先进教室的,无奈不好意思打断挡在入口的两人。後来祁嫣离开时没看见他,他也不急着马上进去,拿出手机打发时间,待钟响後才不急不徐地走进去。

 

 

      所以没人知道,韩时钧与祁嫣的约定还有他後续和朋友的谈话,都让孙阎给听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