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篇-大结局

番外篇-大结局

宫炎因为娶了丽清所以暂时放假了几天,这下换依风和其他门主忙起来了,也因为宫炎每次都懒得批公文,所以这下他们的工作量多了许多。

「去你的,你抱着媳妇回家,我却要在这批公文,真神大人哪,你好不公平。」依风嘴边念着手还是没停下来过。

看着堆积如山的公文,在看看自己连个媳妇都没有,顿时寂寞悲伤觉得恨了,这时雪音和风洛冬刚好来看看依风。

「师父啊,你要是真羡慕,就赶紧娶个媳妇回家啊。」雪音笑着说。 「不行,我看不爽你们这些陵之骑士,我决定要派个任务给你们。」

「人家丽清才刚完婚。」

「真神的任务。」

「知道了,是什麽任务。」雪音无奈的说。

陵之骑士的人全部到齐後,除了已经离开学院的缪离之外。

丽清不爽的说「你干嘛啊,羡慕就娶媳妇啊,干嘛害我啊。」

「我爽啊,怎样。」依风幼稚的说。

真神出的任务是将最近新开的血月之花摘起来,并将雪音保护的血月之花交给一名萤石之神,吴铭。

「吴铭啊,好久没见到他了。」雪音说。

风洛冬吃醋上前一步扯了雪音的头发,雪音翻了他白眼说「无聊。」

「吴铭是?」

「喔,我哥之前不是失踪吗,我就发现了萤石界,萤石界是由凡界和神界的时空碎片融合的时空,而吴铭是凡界所供养的萤石之神。」

「话说,要怎麽知道血月之花在哪啊?」薛清华问。

「问雪音吧,她可是比我们会找东西诶。」何俏笑嘻嘻的从薛清华的身後探头说,但是下一秒夜镜月就拉着何俏的耳朵说「你根本就是想把事情都给学音吧。」

「找就找呗,姑奶奶别拉!痛啊!」

「我想应该先去问吴铭吧,他应该知道血月之花在哪。」雪音看着大家说。

「好吧,那我们起程吧。」

於是,陵之骑士马上先前往惠月山,没来过的人看着悬崖的下方说「你说萤石界在这下面?」

「对啊,就跳下去就到了…吧?」雪音不确定的说。

「开玩笑吧!跳下去会死的啊!」森不敢置信的说。

「吵死了,风洛冬!动手!」雪音一下命令,风洛冬马上一脚将森踹了下去,接下来就听到「啊~~~」的惨叫声和进入结界的声音。

大家亲眼看见森平空消失在半空中,马上说「他进去了?」

「你们是要自己下去还是我推你们下去呢?」

「不用!我们自己下去。」於是大家一一下去,吴铭似乎也准备好迎接他

们说「各位殿下,在下吴铭欢迎你们。」

「吴铭,好久不见,我今天带来我的夥伴来见你了。」除了雪音和风洛冬之外,其他人都跌在地上,或吓死在地上。

「我知道,我的传信蝶有说过你们的事。」吴铭伸出手指,一只浅紫色的半透明蝴蝶飞了出来。

「那我就不用介绍他们啦,减少麻烦。」

「我接到依风门主的通知,他说你们要将血月之花放在我这,那你们找到了吗?」

「我们是要来问你血月之花现在开在哪。」风洛冬说。

「我其实也不知道诶,但是或许有个人知道…」吴铭的脸上出现了怪异的表情。

「谁?」

「时空旅行者…」

「白龙?/白龙!」风洛冬和雪音同时开口,吴铭有些惊讶的道「你们看起来跟白龙很熟?」

「白龙不只是时空旅行者,还是院长宫炎的师弟,现在更是魔教教主香月的丈夫呢。」雪音数着手指头,觉得白龙真是个不得了的人才啊。

「原来,他过得很好哪。」吴铭喃喃自语的说着。

风洛冬好奇的问「你和白龙认识?」

「我想他算是我的妹婿吧。」

瞬间众人瞪大双眼的看着吴铭,夜镜月最快回神的问「香月教主是您的妹妹?」

「是的,许多人不知道,香月不姓香,而是姓吴,吴香月才是她全名。」

「我以为你因为是无名神才取名叫吴铭的诶。」雪音傻眼的说。

「所以你是怎麽跟白龙认识的?」

「真的我好久没说出我的故事呢,好像只告诉过清北哪。」

在那既丑陋又美丽的凡间,吴铭和香月被人们寄托了愿望、慾望、思念、还有渴望诞生了,他们起初不知道自己是神,是他们人们的守护神,他们记得自己听到了许多的声音,慢慢的醒了过来。

吴铭牵着香月的手走在森林中,偶尔好奇的东看西看,偶尔思考着他们是谁。

「你们要去哪?」有个身穿全白的袍子的男子站在他们的面前,吴铭温和的问「你是谁?」

「吾是时空旅行者,吾之名白龙。」

「太好了,终於见到人了,请问这里是哪,我们又是怎麽会在这的?」吴铭总觉得眼前的人非常厉害,於是就问了他,自己思考很久的问题。

「这里是炎华大陆的凡界,你们是他们用愿望、慾望、思念以及渴望诞生的守护神,萤石之神。」

「我们是神?」香月好奇的问。

「是的,我则是来带你们去到你们该去的地方。」白龙面无表情的看着香月说。

香月上前扯着白龙的衣服说「诶诶,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当神哪?」

「为甚麽?大家都很渴望当神。」

「因为我不想守护那些将情绪寄托在我身上的人,我想自由的守护我想守护的人。」

「那你呢?」白龙看向吴铭问。

「我想我可以当当看,不过你会将我妹妹带到哪去?」吴铭担心的问。

「一个真正属於她的地方。」

於是白龙带着吴铭来到惠月山,吴铭照着白龙的指示,让血滴掉进悬崖下,吴铭的周围瞬间串出许多光芒,温和的眼神中多了许多其他情绪,他说「我感受到力量到我的身体了。」

「这就是神的力量吗?」香月好奇的看着吴铭说。

「没错,这就是神的力量,你也很快会找到自己的力量的。」

之後吴铭就生活在萤石界中,不过神也是有情绪的,寂寞的日子久了,终究会有害怕的时候。

就在吴铭快要被心魔吞噬的时候,白龙赶到他的面前说「你不该这样的。」

「我不知道,我想人们可以对着神祈祷得到安心,那麽神呢?又该向谁祈祷?」吴铭的眼神中多了害怕、恐惧与不安,他颤抖着身体说。

「这就是神,然而你应该继续为那些人们好好的活着,因为你已经知道没有了寄托的对象是多麽痛苦的。」

最後吴铭在拔除心魔的时候误伤了白龙,让白龙被诅咒永生永世无法摆脱时空旅行者的身份,让吴铭愧疚不已。

「原来你们还有这段过去,那好吧,我得好好的寻找白龙的定位了。」雪音坐在椅子上,开始凝结注意力和神力。

过了几分钟,雪音才睁开双眼说「他在水族?」

陵之骑士来到了水族,若水和若清北当然没空理她,因为现在族里出现孩童失踪案件,让若水着急不已。

「殿下回来了!快通知君王!」

雪音带着大家来到大厅,就见到白龙和若水在讨论着事情。

「出这麽大的事干嘛不找我啊。」雪音自然的坐在属於她的位子上说,随手一挥又说「你们随便坐,不用客气。」

「雪音哪,我说你好仔也给我个面子,你不行礼还直接当起主人是怎麽回事。」若水无奈的看着自家闺女说。

「喔,我想说大家都熟人了。」雪音看了一眼白龙说。

「我想雪音殿下应该派得上用场。」白龙说。

「所以到底是怎麽回事?」雪音喝了口茶问。

「族里的孩童陆续失踪了,刚好白龙经过水族,我这才请他帮忙。」

「喔,交给我们吧,反正这种找人的事对我们来说轻而易举。」

被无视意见的陵之骑士无奈的说「对,雪音说的都对…」

於是,大家马上在水族里寻找有没有什麽线索,雪音和白昂却来到霍新的家,刚好霍新正要出门「殿下,你回来了?」

「霍新你最近消瘦不少呢。」

「有吗?哈哈可能吃的不多吧。」

白昂上前抓住霍新说「他身上有孩童的味道!」

雪音马上用樱之神锁困住想逃跑的霍新,严厉的看着他说「霍新你知道你做了什麽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为了让双双复活,我、我、我杀了他们!」霍新疯狂的大叫着,这叫声中有多麽的痛彻心扉。

雪音召出紫泪之扇在他的脖子上说「是谁告诉你这样可以让林双双复活的?!」

「郑秋安,在我亲手杀死郑秋安的时候他说的!」

「那你知道吗?你成功的让林双双复活後,她永生永世都是个没有生命的偶,也永生永世再也不能变回正常人,这样的林双双真的会是林双双吗?」

霍新瞪大双眼,朝着天空说「那我去和双双相伴吧。」

下一秒,霍新挣脱了樱之神锁,将剑插进自己的心脏,最後倒在了地上,白昂吓到的说「我操!也太可怕了吧。」

「快去收拾孩童和霍新的屍体,还好你这次有跟我说霍新的事。」

就在刚刚白昂想起他在学院经过霍新的身旁时,闻到了孩童的味道,那是孩童的喊叫声,向他求救,於是他偷偷的告诉了雪音。

「好咩,我经过了符秦兄妹的事,再也不敢不说了。」

大家被通知回到大厅後,若水更是不敢相信老实的霍新会杀害这麽多的孩子,雪音向大家叙说了之前郑秋安的事後,若水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

「白龙。」风洛冬走到白龙的面前。

「我知道你们要打听血月之花的下落。」

「痛快!」雪音坐在他旁边,搭在白龙的肩上说。

「黑与白之间的人哪,倾听它诉说的悲伤,血会滴落在花之上,它将降临在那神的诞生地点。」

「神的诞生地点?」雪音好奇的问。

「其他的我不能说,族长,在下先告辞。」白龙站起身,向若水行礼後,就离开了。

「我想应该是炎华大陆的神兽之谷吧,传说那是神的诞生地方,神兽之谷也有黑与白的两个地方相互连接着。」夜镜月很享受大家对她投来的惊讶眼光,但是风洛冬却还是无动於衷。

「那我们赶紧前往神兽之谷啊!」接下来,若水真的怀疑他这个君王是不是做假的,现在的小鬼头都没有礼仪吗?

神兽之谷-

陵之骑士来到了神兽之谷後,看见一片因太乾燥而龟裂的地,雪音开口说「诶诶,话说这麽一大片的地,要怎麽找啊。」

「雪音,你忘记师父之前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说过,血月之花必须要用血来找吗?」白昂看了一眼雪音笑着说。

「那好吧,那我就滴滴看好了。」雪音的动作太快,马上用小刀在手腕刮了一刀。

「雪音!你忘记神兽是对血很敏感吗?!」夜镜月大叫时,远方就传来嘶吼声。

雪音看了看只好硬着头皮说「你们先帮我挡一下,我马上就找到!」

「去吧!」

神兽之谷的火龙飞了出来,牠对着大家喷了大火,让雪音有点过不去,但是夏妙秀马上使出她的绝活,用丝线缠绕住火龙的双腿,让牠绊倒。

「雪音快去!」风洛冬跟何俏率先跳到火龙身上,镇压着火龙。

雪音照着血的感应,冲了出去。

她不断的跟上感应,进入了雾里,四周瞬间没了同伴的声音,只剩下她喘急的呼吸声。

最後她用紫泪之扇将雾挥开,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血月之花的面前。

正当雪音要摘下时,有个好听的声音说「你在做什麽?」

「是谁?!」雪音环绕四周,但是没有看到半个人。

「我是血月之花的灵魂,你为何要摘掉我的身体?」

「不摘了你,你之後会祸害许多的生命,所以为了好好的保存你,我们已经帮你找到你新的住所了。」

「你有着练香的神力吧,用我去救你的同伴吧,我想我也不辜负这世界了。」「如果这是你的唯一诉愿,我愿意替你完成,谢谢你。」

「用你的血滴在我的花芯中吧,我会变成你的武器。」

雪音照着血月之花的话,将血滴在花芯中,突然花变成了一道道的光芒,

缠绕在雪音的手上。

光芒渐渐的消失,出现了一把雪白的长剑,长剑上面还有着血月之花的形状,雪音试挥了几下後才想到她的同伴正在恶战中。

「我来了!」

「太慢了!」白昂边大叫边挥着手中的剑,但是大家都有看见雪音手上的剑,也似乎知道雪音又答应别人条件了。

雪音降落在火龙的面前,叫嚣着说「你在不停止喷火,我就用手中的剑给你痛快!」

火龙当然没理她,继续攻击着大家。

「风洛冬、何俏快让开!」雪音发挥神力,灌注在长剑中。

风洛冬和何俏离开後,薛清华马上用防护罩挡住火龙的攻击,雪音趁机用镜月之香让火龙困在梦中,接着用长剑将火龙的元神毁灭。

大家赶紧趁别的神兽还没来之前,先离开神兽之谷。

之後雪音手上的长剑消失在她的手中,变回了血月之花,雪音将血月之花收起来後,就说「接下来去找香月教主吧。」

「诶?」大家疑惑的看着雪音。

「我想让吴铭见见自己的唯一亲人。」

「说的也是哪,好!走吧。」

之後一行人就跟着雪音来到了香月教主的门派,才刚踏入大门,马上就

被魔教的弟子给挡住。

「来者何人?!」

「我是水族的若雪音,前来拜访香月教主。」

「我通报一下。」

魔教弟子很快的又回到雪音等人面前,本来板着的脸变成了欢迎的笑脸说「请!各位殿下请进。」

香月教主见到雪音等人马上上前迎接说「殿下们不知找香月有何事?」

「你的哥哥,吴铭,我们想让你们见面。」

香月突然看向了窗外,忧伤的说「我和哥哥真的好久没见了呢,因为要在门派坐镇,没有办法与他见面,他好吗?」

丽清说「在忙也要见见你的哥哥啊,他可是一直很想念你诶!」

「他好不好,这要你自己去问他罗。」雪音刚说完,白龙刚好也走了进来。

「白龙。」

「香月,去吧,门派有我坐镇就好了。」白龙宠溺的对着香月说,让众人觉得惊喜,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白龙会有这种表情。

「知道了,我跟你们去见哥哥吧。」

於是,香月交代了几件事,就跟着陵之骑士来到萤石界。

降落在萤石界的时候,只剩下森还是吓到跌在地上,其他人都站的稳稳的。

「香月…香月!」吴铭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自己竟然还可以见到自己的妹妹。

香月激动的抱着吴铭说「哥哥好久不见!真的好久不见呢。」

「香月你过的好吗?白龙有照顾好你吗?」

「我过的很好,白龙一直都对我很好,那哥哥你呢?」

「我还行,只是有点寂寞而已,不过看见香月你,我就不会觉得了。」

「以後我会来找哥哥的,你不会在一个人了。」香月牵起吴铭的手说,让雪音和大家相视一笑。

「吴铭,我将这两朵血月之花托付给你,希望你能好好的保存它们。」

吴铭接过血月之花後说「会的,我不会辜负大家的。」

最後大家留下香月离开,回到学院。

学院的大门站着一个身影,丽清突然疯狂的大叫「是院长!」

「去啦,这见色忘友的人哪。」雪音推了丽清一眼,宫炎上前将丽清抱进怀中,说「回来啦。」

「恩,我回来了。」

「你们其他人去休息吧,我自己去见师父就好。」雪音头也没回的走向依风的住所。

正好依风正在休息中,见到雪音他开心的说「雪音,你完成任务啦。」

「是啊,花了不少时间哪。」

「我刚好正在想,还好你没有离开风洛冬,不然现在你还在凡间待着,不肯见任何人吧。」

「或许吧,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我会一直守护着这里的。」雪音微笑着说,她知道她这辈子都脱离不了这个地方。

几年後,风洛冬和雪音的孩子出生了,是对龙凤胎。

「儿子女儿你要取什麽名字?」风洛冬抱着雪音问。

「儿子叫风宇辰,女儿叫风语瑶?」

「好,就叫宇辰和语瑶吧。」

丽清和宫炎的女儿也早在三年前就出生了,丽清带着孩子来见雪音就看见风洛冬正抱着雪音不放。

「拜托,你们是怎样啊,有必要那麽黏吗?」丽清受不了的遮住孩子的视线。

「你管我们。」雪音笑嘻嘻的说。

「我刚才听到你们给孩子取名字诶,我看看孩子长什麽样子。」

丽清凑近看了说「恩,男的确实有风洛冬臭屁的样子,两个孩子都有遗传到雪音的美貌。」

「你的孩子也完全继承你火辣的个性啊,我昨天听说你女儿去闹林政师兄了。」雪音看着丽清的孩子笑着说。

「我们家的云烟个性很好!好吗?!」

「是是是,我错了,对了,今天刚好是夜镜月和清华兄的婚礼喔,要去看我们美丽的镜月啦。」雪音拉着丽清的手,将三名小孩丢给风洛冬,头也不回的离开。

风洛冬无奈的看着雪音,带着三名孩子先去找宫炎。

宫炎刚好从房门中出来「云烟!」

「父君!」

「王兄,不,应该叫你院长吧。」

「都可以,你可以继续叫我王兄。」宫炎把云烟抱起来,习惯性的勾起嘴角。

「很高兴王兄找到了最後陪你的人。」风洛冬这次不再将宫炎肃立为敌了,而是将他看成哥哥来对待。

宫炎说「是啊,很感谢丽清,让我知道这世上除了雪奈以外还有个人也会等着我。」

「对了,丽清她和雪音去看夜镜月了,所以将孩子丢给我了。」

「这ㄚ头…连孩子都不顾。」宫炎笑着摇头,但是眼神中却是满满宠溺。

两人也来到了夜镜月和薛清华的婚礼中,何俏和森甚至还在婚礼中跳着当初夜镜月在风族跳的舞,逗的大家笑的合不胧嘴。

「何俏!你看看你跳的舞!我真想让茉莉也看到!」森嘲弄何俏的说。

「吵死了!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舞步!夏妙秀笑他!」何俏不干示弱的呛回去。

「人家妙秀才不会笑我咧,对吧?」

雪音、丽清和夜镜月对望说「森!你竟然对妙秀伸出狼爪!」

「我没有!不要冤枉我!」

突然一名弟子冲进了会场,让所有人都停下动作。

「报-」

「什麽事?」宫炎严肃的问。

「黑龙的门派多了新教主,名为石城,他正要发动攻击进攻天宫!真神大人希望可以派出学院中的厉害弟子前往支援!」

「人数多吗?」雪音问。

「人数大概是一万左右。」

「陵之骑士听令!」宫炎走到上位,挥了袖子。

「在!」大家很有默契的单跪在地上,向宫炎行礼。

「由风洛冬带领陵之骑士和弟子一万前往天宫!」

「谨遵命令。」

宫炎走下来轻声的对着大家说「望你们一路平安,我会在学院等你们的。」

接下来,陵之骑士他们又接下一场恶战,但是依风门主和宫炎却不会为他们担心,因为他们可是经历过生与死的默契,两人在樱花树下祈祷着希望未来陵之骑士平安,也愿天下在无战事。

陵之骑士是否会成功对付新教主呢?不过雪音的彼岸之香应该不用猜,大家每个人都明了,最後是谁胜是谁败,依风门主笑着对宫炎说「我想我们应该为雪音挂上一个彼岸之香的名号出去,这样就不会有人来招惹我们这世界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