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之五、一个吻所引发的海啸效应(二)
      闻言,苏庭恩愣了愣,转头朝郭宛琦看去,就见郭宛琦朝她耸了耸肩,露出一副抱歉的神色,此时她才後知後觉的想起,印象中过去似乎也是她代替郭宛琦上场跟江维继续完成游戏的。

 

 

      眼见事情的发展竟有与记忆中毫无二致的趋势,苏庭恩不禁有种满满的宿命感,不知该说什麽是好。

 

 

      虽然听到郭宛琦主动放弃游戏,代表着至少她不会再跟江维起冲突,阿紫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也觉得这个提议挺好,但她还是得询问苏庭恩的意见,於是她看向苏庭恩迟疑地问道:「庭恩,你可以代替小宛上场吗?」

 

 

      苏庭恩看了一旁一脸无辜的郭宛琦,又瞧见阿紫那既期待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的神情,最後不免幽幽地叹了口气,无奈的应道:「可以。」

 

 

      她有说『不』的权利吗?

 

 

      此话一出,众人皆松了口气,阿紫也忍不住绽开了笑靥,连忙招呼道:「好了、好了!既然如此,庭恩就快点下场进行游戏吧!我们赶紧把这一关结束,也能提早回去准备烤肉。」

 

 

      瞧见阿紫那发自内心的满脸笑意,又看到大夥们纷纷放下了心的反应,苏庭恩不免有些啼笑皆非,总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众人的救命稻草。不过,当她看见站在终点正准备计数的郭宛琦时,却又不禁打从心底认同,倘若今日换成她是其他人,大概也会觉得任何代替江维或郭宛琦下场的人都是拯救众人的汪洋浮木吧!

 

 

      为了尽快结束游戏,苏庭恩边想着边快步走到江维身前的位置,而站在她之前的林恒则在她就定位时,转过身来很认真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语重心长道:「辛苦你了。」

 

 

      苏庭恩简直哭笑不得。

 

 

      「好了!那就让我们继续进行游戏吧!还请大家各就各位,关主准备宣布开始罗!」阿紫在一旁喊着话。

 

 

      苏庭恩一听,连忙将刚从关主手上拿到的吸管放到嘴巴,正当她要全神贯注聆听关主的哨音,注意前面的情况时,却听身後的江维淡淡地传来一句:「苏同学,和那家伙相处很累吧?」

 

 

      「呃?」

 

 

      闻言,苏庭恩一愣,不懂江维这是什麽意思,正想回头朝他看去时,却忽地听到一道熟悉的带笑声音从前方响起,问道:「阿紫,你怎麽在这儿?」

 

 

      那声音不仅听着耳熟,这几天也时常听见,苏庭恩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她抬起头一看,果不其然来者正是自家学长顾青翔无误,就见此时的顾青翔正拿着一叠资料,嘴角噙笑的看着众人,而当他与她的视线对上後,则朝她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fly,你问这是什麽蠢问题,在这儿当然是带队玩大地啦!不然会是来看展览的喔!」阿紫无言的翻了个白眼,大有『你有事吗』的意味。

 

 

      「哈哈!阿紫,你也别这样说嘛!我刚刚话没讲清楚,我的意思是说,方才我一路走来,就见各个小队不是困在小唐他们那一关,便是在阿鹏他们那里受阻,只有你们来到後面这里,让我一时不禁有点惊讶,所以才会脱口而出这样问你。」顾青翔笑了笑,重申道:「欸欸!我可要澄清,我真的不是故意在问蠢问题的唷!」

 

 

      「fly,你解释那麽多干麽?你还会在乎我怎麽讲你喔!」阿紫一脸莫名其妙,听也听得出来她只是在当他,不懂他反应干麽那麽认真。

 

 

      「是啊!fly,还澄清咧!这可不像你。」一旁的女关主挑了挑眉,斜睨着顾青翔。

 

 

      「事出反常必有妖。」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关主跟着附和,神情饶富兴味的说着,「我们所认识的fly可不是这个样子,他哪里会认真跟我们解释这种事,而你竟然不只解释了还要再澄清……快说!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竟敢伪装成fly的样子。」

 

 

      「什麽妖魔鬼怪?听你们讲成这样,我不过就是不想在自家学妹面前丢脸而已嘛!」顾青翔边笑说着,视线边无意的扫过苏庭恩的方向。

 

 

      见状,苏庭恩彷佛心跳漏跳了一拍,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见阿紫等人同时回头往他们的方向看来。

 

 

      「喔?自家学妹?」

 

 

      只见阿紫及两位关主动作极为一致,边意味深长的『喔』了一声,边目光打量的扫过队伍最前端的徐芳,又扫向苏庭恩,最後看了看终点的郭宛琦,似乎是在思忖哪个才是顾青翔的学妹。

 

 

      三人审视的目光兴许不过短短几秒,但苏庭恩却感到如坐针毡,觉得活像过了一世纪,整个人都霎时不自在了起来。

 

 

      奇怪!她怎麽就不记得过去大地游戏里有这一幕啊?在她的印象中,那时的大地游戏除了刚才郭宛琦和江维闹的那一出外,後面明明就很顺利的结束了呀!顾青翔根本不曾路过,更别说还在这儿当着众人的面提起她了。

 

 

      还好,尴尬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很快的就被阿紫给打破,只见她表情夸张的故作惊讶道:「天啊!我竟然没注意到我小队里有咱们家活动长的学妹,这可是无上的光荣啊!」

 

 

      「颜玉梓你够了你,是要不要这麽夸大?你可不要把我学妹给吓着了。」顾青翔笑骂了句。

 

 

      「喔……我就说嘛!咱们家这麽忙碌的活动长,怎会那样刚好的从我们这简陋的小地方经过,原来是看自家学妹来了。」男关主搭上顾青翔的肩,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露出难以苟同的表情道:「啧啧啧!fly,你这样不行啊!重色轻友会遭天谴的。」

 

 

      「好了你们,别闹了!」眼见同伴一个接一个的起哄,顾青翔不禁啼笑皆非。

 

 

      见此情势,女关主笑睨向场上的三个女生道:「欸欸欸!学妹们快快从实招来啊!到底你们谁是fly的学妹,赶紧出来招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喔!」

 

 

      苏庭恩闻言,顿时心中一紧,正在想着该怎麽办,要不要自行承认时,站在终点的郭宛琦却忽然开口,指着她的方向道:「报告学长、学姐,是庭恩!fly的直系学妹就是庭恩。」

 

 

      一听这话,苏庭恩一口老血简直都要冲口而出。

 

 

      她飞快地回头瞪向郭宛琦,实是不敢相信她竟会出卖自己,而郭宛琦在见到她转头往自己看来後,则是露出抹奸计得逞的笑容,得意洋洋的看着她,让她不由得很想一把掐死她。

 

 

      「原来是庭恩啊!」阿紫看着苏庭恩,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喔……是这位学妹啊!」女关主也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

 

     

 

      至於男关主则暧昧的笑问道:「欸!fly,这学妹看起来不错,怎样?是你的菜吧?」

 

 

      「什麽菜不菜的,你们别吓着人家了。」顾青翔笑瞅了愣在原地的苏庭恩一眼,直接将话题转开道:「对了!刚没仔细看,你们这一关是在玩什麽呀?」

 

 

      「顾青翔,你转移话题的本事很差耶!要不要这麽明显?」阿紫立即白了他一眼。

 

 

      「就是啊!我们在玩什麽不会自己看吗?板子上都清楚写着了!」女关主附和了句,调侃着顾青翔,「fly,这里『你来我往』那麽大字你看不到吗?」

 

 

      「喔?原来是『你来我往』?」不知是刻意配合着女关主的话,还是真的此时才注意到,顾青翔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後笑问着三人:「那麽现在进行到哪里了?是快结束了还是刚开始?」

 

 

      「快结束了。」阿紫随即回着,「刚刚发生了点事,所以暂停了一下,再三十秒就可以收工回去了。」

 

 

      「发生了点事?」闻言,顾青翔扬起眉,好奇的追问,「怎麽了?是发生什麽事了吗?」

 

 

      「其实也没什麽,只是刚刚玩游戏时,有几个学弟妹动作太快,不小心撞到了一起而已。」碍於当事人在场,不想让气氛太尴尬,阿紫轻描淡写的带过。

 

 

      「是吗?」尽管阿紫没说得很清楚,但身为活动的策划者之一,顾青翔自然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在这游戏中所谓的撞到了一起会是怎样的状况,当下视线不禁朝苏庭恩的方向看去,想也没想的就脱口问道:「是我家学妹吗?」

 

 

      乍听这话,苏庭恩怔了怔,愕然的看向顾青翔,不明白他怎会有此一问。

 

 

      阿紫显然也是一脸莫名,蹙眉反问道:「关庭恩什麽事?她才刚下场而已,游戏还没开始你人就来了,她连玩都还没玩到,跟她哪有什麽关系?」

 

 

      「喔……没什麽!我只是下意识的随口问问而已。」顾青翔似是这时也发现自己的问话有些奇怪,连忙开口解释。

 

 

      「fly,你今天真的怪怪的耶!确定没有被什麽妖魔鬼怪给附身吗?」男关主推了推眼镜,认真的问向他:「你有没有随便在路边撒尿什麽的呀?」

 

 

      「没有啦!谁会做那种事啦!」顾青翔闻言不禁哑然失笑。

 

 

      「我猜阿直会。」女关主故作严肃的接了句。

 

 

      「我也这麽觉得。」阿紫跟着默默捅了自家会长一刀。

 

 

      「听听你们讲的这话,要是让阿直听到,阿直都要哭了。」顾青翔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是是!不过我才不管阿直哭不哭,我只想说,fly你不要再来搅局了,让我们把游戏进行下去啦!不然等等其他小队赶上,我们快到手的第一名就要飞走了。」发现天色已经不早了,阿紫赶紧结束了这个话题,语末还故意恐吓道:「要是害我们没拿到第一名,小心到时候你会被学弟妹们的怨念给缠身。」

 

 

      孰料,顾青翔一听这话却是嘴角微扬,浅笑道:「别担心!交给我,包准你们拿到第一名。」

 

 

      「啊?」

 

 

      闻言,众人都不解的看向顾青翔,不明白他这话是什麽意思。

 

 

      只见顾青翔含笑望了在场的众人一眼,目光若有似无的从苏庭恩身上扫过,然後便看他蓦然转身朝一旁的二位关主拱手笑道:「两位关主,既然游戏只剩下三十秒,那麽可否就卖我一个面子,直接送这小队一分?」

 

 

      此话一出,包括苏庭恩在内,大夥们皆是一阵愕然,对於顾青翔所提出的这提议感到不可思议,而两位关主在听到顾青翔那话後,也是先愣了一愣,面面相觑的互看一眼後,才由女关主开口应道:「其实大地游戏里的特别条款有注明,系会干部皆可使用一次赠分,将分数赠予所属意的小队,所以如果你想将你那分送给阿紫他们这一队的话,我们没有意见。」

 

 

      女关主话音一落,众人不禁为之譁然,大夥们都没想到原来还有系会干部赠分这一招,而苏庭恩虽然一开始也有些惊讶,但此时却已是想了起来,她记得自己这一小队在过去也曾被人赠分过,只是她却记不得那时到底是谁赠分给他们,她只能确定那人绝对不是顾青翔。

 

 

      正当苏庭恩很努力在回想过去究竟是谁送分给他们时,背後忽地又传来了江维那没啥起伏的音线,淡淡地说着:「原来特权是这麽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