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风云再起(微微微辣)上集
31.

 

 

          洛可可

 

 

    「你的男人,有一个在说谎!你会需要我的力量,戴上它,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昏暗中听到陌生男人低哑的声音,她张着眼睛望向四周,就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弱光线,隐约看到床头边站着一个男人。

 

 

    「你是谁!」躺在床上的胡安妮警觉的拉紧床单斥喝。

 

 

    「你知道我是谁,你也一直感应的到我不是吗?」

 

 

        接着听到叩的一声,男人似乎将什麽东西摆在床头,这更是让她心生疑窦。「你在说什麽?你究竟是谁?」

 

 

    「你会感谢我的礼物,但是相对的你也必须付出代价……」搁下项链他回头往窗边走,接着站在窗边,回过头白晰脸庞勾起一抹邪笑:「不如就拿你腹中碍眼的娃娃,当做我的谢礼吧!」

 

 

        男人的话让胡安妮摸不着头绪?她振起身想叫住他,男人却消失的不见踪影?盯着眼前文风不动的窗户,瞬间她吓的背脊发凉!还来不及细想,远远的又听到有人呼唤自己,转身,一阵光影闪过眼前,许久不见的熟悉面孔浮现。

 

 

    「亲爱的,你还好吧?」加农王紧张的摇着胡安妮的肩膀。

 

 

        看着她缓缓张开眼睛,加农王终於松了一口气。「亲爱的,还好你终於回来了,这麽多个月来没有你的消息,我快担心死了!」

 

 

        此刻夫婿紧紧拥抱着自己,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不真实!记忆彷佛还停留在那个摇摇晃晃的小船里,不知何时居然已经回到洛可可了?视线越过夫婿的肩膀,看到女仆维琪站在一旁用担忧眼神望着她,这也才回过神来,确定一切都是真的。

 

 

        也就在那瞬间,关於夫婿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一股脑儿全涌上!她推开夫婿的怀抱忿怒的说:「陛下有了新欢,又何必在乎我。」

 

 

    「亲爱的,你怎麽这麽说,这些日子我日日夜夜思念你,还天天给你写信,反倒是你音讯全无!」他板起脸孔义正辞严的说。

 

 

        他的话让她微微一愣,他说她音讯全无?可是自己明明有写信给他啊!她下意识伸手摸摸衣裙暗袋,里头确实有夫婿写给自己写的信,而那个船家少年也说信不止一封。如果丈夫写的信都被伯恩收走,那自己写给丈夫的信,肯定也是一样下场!

 

 

      『你的男人,有一个再说谎!』她不禁娥眉深锁,梦中那个神秘男人说的话,又在脑袋里徘徊。她沉下眼帘感到心慌意乱,那个说谎的人,该不会是指腓力王子吧!

 

 

        如果这些事真的是腓力做的,那就太过份了!自己一直都跟他在一起,写信跟丈夫报平安也是无可厚非,如果这些他无法容忍,会不会太小心眼也太没风度?这些烦人的事,又让她开始感到头痛!皱着眉她掀开被单下床,走到屏风後让维琪替自己更衣。因为觉得头痛到呼吸困难,索性让女仆为自己脱下马甲束腰,换上宽松睡衣。

 

 

          她在换衣服时,丈夫居然也没离开的意思。隔着屏风,她口气冷淡的朝他说话。「陛下怎麽还在这,这时间也都快用晚餐了,您应该去陪着您孩子的母亲不是吗?」

 

 

    「她是我孩子的母亲,我有无法避免的责任。但你在我心中永远是唯一的皇后,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加农王站起身振振有词的说。

 

 

    「别再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那只是会让我更觉得恶心!」说到底丈夫还是不愿意跟那女人分手!换好衣服,她从屏风後走了出来,一脸铁青。

 

 

    「那我该说什麽?事实你听的下去吗?」对她百般讨好却被冷漠以对,这会加农王也沉不住气,他怒气冲冲的嚷嚷,话一出口才意识到女佣存在。因为不想让下人听到他们争执,加农王挑挑眉,维琪识趣的欠身鞠躬快速离开皇后寝室。

 

 

      待女佣离开後,他叹口气,语重心长的说。「腓力三世不喜欢你,更不可能让你跟他的儿子在一起!所以就是他让我们去接你回来的。」

 

 

        那番言论让她感到气馁。下意识的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这个孩子让自己的命运跟腓力紧紧连在一起,没有退路了,现在能相信的也只有腓力了!转过身她直视着自己的丈夫,毫无畏惧的说:「腓力三世喜不喜欢我无所谓,反正腓力王子爱我就好!」

 

 

      加农王转了转眼睛,冷哼一声。   「你别痴心妄想了,腓力三世已经安排了他儿子未来结婚的对象,要不了多少腓力王子就会再婚,但新娘绝对不是你!」

 

 

      胡安妮愣愣的望着丈夫,因为怀孕初期的不适让她一直昏昏沉沉的。现在才慢慢回想起,当车队抵达法兰西边境时,是由洛可可的皇家禁卫军接手。所以这一切都是腓力三世安排好的,让腓力王子去枫丹白露,就是为了分开他们。而他们就在不知不觉中,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若是真的如此,自己跟腹中胎儿该如何自处?

 

 

        望着露出不知所措表情的妻子,他心里有数,上前按住她住手温柔说话:「安妮……别在想那个男人了,留在这让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他叫她安妮?难不成,丈夫已经知道什麽?她挥开他往後连连退了几步。

 

 

        她拒绝态度让他感到忿怒,她说喜欢那个男人更让自己觉得窝囊。加农王动手扯着她纤细手臂。

 

 

    「放开我……」她挣扎的说,却抗拒不了丈夫的蛮力,不一会居然已经被压倒在床上。

 

 

    「你是我的妻子,服侍我是应该的!」

 

 

      加农王蔚蓝双瞳翻腾着怒火,那模样让胡安妮吓的噤声。他的手拉扯着她宽松睡衣,不一会就将她整件衣服扯开。然後他压着她身体低头吻她。丈夫强势的态度让她感到恐惧,又害怕如果继续反抗,会不会伤到腹中胎儿?她挣扎着托着他的胸口着急的说:「您,别这样,慢一点……」

 

 

        那些话听在他耳里无疑像在鼓励般,再说,如果她没那个意思为何要换睡衣?他双瞳闪过一丝窃喜,接着撑起身体圈住她的头,急切的封住她的唇。

 

 

      他唇覆上来的瞬间,柔软的触感,还有他身体淡雅的檀香味,让心里昇起了无限怀念!曾经,她是那麽期待他温暖怀抱,只是,所有的感动与喜欢都随着那个女人的出现而消失待尽!如果没有那个女人,自己是否会继续爱着他?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待在圣马丁岛的日子,明知腓力对自己的感情,她仍旧偷偷给他写信,因为心里还存着一丝挽回的可能!

 

 

        但是丈夫的谈话却间接证明,他不能也不会离开那个女人!就算被这样糟蹋仍旧对他存着渴望?   甚至还因为他的吻感到动情?她掩着脸为这样糟糕的自己默默垂泪。

 

 

        加农王见状,靠上前拉掉她的手,吻去泪水。然後他的唇滑过她的下颚,顺着脖子来到雪白丰胸。此刻他的双瞳带着欲望的微醺,大手靠上前搓揉着她丰满胸脯,然後唇轻轻含住粉红蓓蕾。感觉她在自己身下挣扎扭动着,不安份的手再次滑过她全身。

 

 

        因为生产的关系让他的小妻子胸部更加丰满,年轻紧实肌肤抚摸起来如丝绸般滑嫩,曼妙诱人身段更让人情不自禁!他的手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接着往下,唇在她大腿间徘徊,然後分开她的双腿,抬起单脚将之靠在自己肩膀上。他单手抚摸着妻子丰满的胸部,侧头边吻着雪白玉足。纤细小巧的脚趾让人心生怜惜,他毫不犹豫张开唇将之含在嘴里。瞬间她轻呼一声娇嗔着,那声音诱的他下半身更加硬挺!

 

 

        他小心翼翼舔着她的脚趾,不断袭来的温热触感,让她咬着唇颤抖身体,眼眶含泪娇喘着。梨花一枝春带雨的诱人模样,勾着他心猿意马!阔别多日,小妻子有别以往的娇艳姿态,让不满情绪在心里漫延滋长。从前的她小家碧玉,床事上更是羞涩至极!这些日子,让那个年轻的王子调教过,就变的骚浪起?带着浓浓妒意,他咽着口水,弯下身靠在她耳边喃喃。「亲爱的,我要进去了……」

 

 

        她没有回应,白皙脸庞泛起一丝红晕,漂亮绿眼睛蒙上一层薄雾,那模样更是像在引诱人!没等她同意,他就迳自将自己坚硬部份长驱直入。突如其来的侵入让紧实的小小渠道更加紧绷,他放慢动作却仍坚持挺进,接着就听到妻子细碎的娇呼。「慢,慢,慢一点……」

 

 

        都已经生过孩子怎麽还会那麽紧?这贱人,不会是去法兰西的那些日子吃了什麽补药,所以才会将那个法兰西的王子迷的东倒西歪!她口口声声声要跟腓力王子在一起,肯定是因为那个王子比自己更年轻,更能满足她吧!

 

 

        一想到这他更是怒气冲冲,也不管妻子的意愿,一意孤行的狂冲猛抽,将全部精力都用在她身上,无非就是要让妻子知道,自己比那个男人更能满足她!

 

 

      他在她娇嗔声中快速律动着,壁炉火光熊熊燃烧,照着床上赤身裸体的男女,也照着加农王大汗淋漓的身影,然後他们彼此紧紧交缠直至天明。

 

 

*

 

 

        枫丹白露

 

 

        枫丹白露距离巴黎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这里有宽阔的庭园和绿意盎然的森林,一直以来都是皇家猎场及避暑行宫的首选所在。城堡正对面有着全巴黎最宽阔最大型的喷水池,所以枫丹白露的法文意思,亦是美丽泉水之地!这里空气清新风景美丽,吸引了腓力的祖母长期都居住於此。

 

 

      之前因为儿子精神状态不稳定,所以腓力三世并带着孙子移居至此。国王都住在这,一班大臣理所当然也聚集於此。所以腓力来到枫丹白露已经一星期之久了,每天都有晚宴,茶会参加不完。

 

 

    「好可爱,这孩子醒着像个魔鬼一样调皮,睡着了却像天使一样可爱。」从来对人都是很冷淡的伯恩,意外的非常喜欢小孩,他聚精会神的盯着摇篮里的小王子露出喜悦表情。

 

 

      午后,他们陪着祖母在花园里喝茶聊天,而宝宝几分钟前刚喝完奶,满足的睡着了。宝宝穿着一身白色蕾丝娃娃装,头上包着白色蕾丝头巾,露出半张圆滚滚的脸,躺在垫着天鹅绒软被的摇蓝里睡的好香甜。

 

 

        回过头,伯恩对着一旁的腓力笑眯眯的说:「殿下,您再接再厉多生几个,宝宝简直像玩具一样可爱!」

 

 

        有别於伯恩的好心情,腓力可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甚至听到那样的话,他冷冷的瞪了伯恩一眼,让他幸幸然闭上嘴。来到枫丹白露的第一天,他们就知道被耍了。父王要他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参加儿子的一岁生日宴。有别於他们大费周章的想帮小王子庆生,腓力可一点也提不起兴致。他的儿子是杀死胡安娜的凶手,这一点他应该到死都不会忘记!

 

 

        还在想的同时,宝宝扁着嘴抽动着,接着并哇哇的哭了出来。伯恩见状立刻弹开来,而坐在一旁的腓力则是不为所动继续看书,让佣人去处理照顾的事。

 

 

      「哎呀,里昂我的小宝贝,怎麽哭了?」听到宝贝曾孙子的哭声,和侍女在旁边晒太阳的皇太后,已经迫不及待走过来,从佣人手里将娃娃接过来。

 

 

      听到儿子的名字,腓力心里昇起一抹得意。一直以来皇族的命名都会以祖父母辈的名字为优先,像他的父王是腓力三世,而自己则是腓力四世,有一种传承的意味。所以当他得知父王将孙子命名为里昂时,感到格外震惊与讶异。

 

 

        话说里昂是南法首屈一指的大城,前几年领主交替时新领主串联周遭行省反叛,父王并指派他带兵去平定。那是他第一次领军,心里非常忐忑,更因为带领的是国王的军队,为了不让父王丢脸,他严格要求部属要革守纪律,举凡烧杀掳掠,强奸抢劫的行为通通不许发生!

 

 

      就这样他带领着一千人的部队到南法跟其他部队会合,围城一星期後他们顺利攻陷里昂。後来发现能那麽快攻陷的最大原因,是因为新领主暴政苛税,让民心向背!这一点让他一直铭记在心。就这样他一战成名,也让父王从此对他另眼相待!

 

 

    「我说腓力啊,你的儿子也快一岁,我想你也该考虑娶个妃子来照顾里昂吧。」原本在一旁的凉亭跟大臣喝茶商义国事的腓力三世,不知何时已经在随扈跟大臣的簇拥下来到他身边。

 

 

    「父王。」他立刻合上书起身,向父王欠身鞠躬,然後亦步亦趋跟在父王身边。「实不相瞒,儿臣这一趟来,正是想向父王报告想再婚的事。」

 

 

      「很好啊,你中意的对象是谁?」腓力三世来到皇太后身边,看着太后抱着小孙子,他凑上前逗弄着小宝宝。九个多月的里昂还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却是个精力充沛的小夥子,每天爬来爬去速度快到女佣都跟不上。

 

 

        他留在枫丹白露就是在等适当机会跟父王提这件事,既然现在父王主动问,当然不能错过机会。「实不相瞒,其实我有喜欢的人,她就是……」

 

 

        没由来的一阵强风吹过,   腓力三世转头跟一旁的侍女交代。「起风了,蜜雪儿,你去回起居室去帮太后跟小王子拿毛毯来。」

 

 

    「不如你们先去洗澡更衣,我们在一起用晚餐吧。」皇太后抱着宝宝,对着身旁的国王陛下笑了笑。

 

 

    「也是,我先去洗个澡,那些事晚餐再聊吧。」腓力三世拍拍儿子的肩膀,朝太后点头示意,接着在随扈簇拥下离开。

 

 

      「蜜雪儿,这边让其他人来,你去伺候腓力吧。」皇太后将宝宝放回摇篮,一边若无其事的交待身旁的贴身侍女。

 

 

          又来了!听到太后的话,伯恩撇过头望了腓力一眼,识相到退到他身後。

 

 

          腓力深深叹口气却依旧满肚怨气。因为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他跟父王或是太后提起再婚的对象时,谈话突然中断。他开始觉得他们应该已经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是不想说破。然後在枫丹白露的这一星期,他密集的被安排参加相亲茶会或晚宴。

 

 

        而此刻跟在他身边的,是皇太后最喜欢的首席侍女,也是巴黎行政官的女儿蜜雪儿。洗澡?都他几岁了还要人服务?真不知太后是太开放还是想太多?踩着沉重的脚步,腓力一言不发的跟蜜雪儿离开花园。

 

 

 

--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