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
我洗漱过後,吃了简单的早餐,便和小宇一起到童维恩家接人,我本来是打算先和皇帝会合,让小宇自己去跟他女朋友碰面,不过小宇强硬的把我拽上公车,不由分说的带我到童维恩家的公寓。

 

「你可以自己去接你女朋友吗?」我看着偌大的公寓大楼,转向小宇说:「我不是很想上去。」

 

「干嘛,怕了吗?」小宇抬头看,「我不记得你有惧高症。」

 

我翻白眼,看着他熟络的跟保全打招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进了大厅,小宇按了电梯,童维恩住在顶楼,电梯直直上升到我耳鸣了才停下来,小宇熟门熟路的找到了童维恩家门前,刚摁下电铃,马上就有人来应门了。

 

「小姐,人来啦!」应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似乎是打扫阿姨什麽的,她一瞧见站在门外的是小宇,就扭头朝屋内喊,我就着敞开的大门往里望,发现屋内没有什麽家具,简单的桌椅和电视似乎就是全部。

 

童维恩应声走出来,小宇笑看着她,等她穿好鞋,我默默的回到电梯旁按下楼钮,假装没看见这幅景象。

 

皇帝比我们早到游乐园,就在入口处等,不过我们因为找不到人所以到处晃,浪费了一点时间。

 

「你们也太慢了吧!不知道假日游乐园人很多吗?」皇帝一见到我们就开始抱怨,没想到有兴致的人不止小宇一个,他指着排队的人龙,然後迅速的跑到最尾,疯狂的挥手要我们过去。

 

「你有什麽不敢玩的吗?」皇帝问我,「里面刺激的设施好像很多。」

 

「应该没有吧,我心脏蛮强的。」我被气氛感染,心脏跳的很快,又兴奋又紧张。

 

小宇和童维恩排在我们後面,童维恩似乎是听到了皇帝说的话,她贴在小宇耳边不知道在讲什麽,我回过头,却听见小宇开口,「那我们分两路好了,维恩不太敢玩刺激的。」

 

我和皇帝面面相觑,他耸耸肩,「我是没差。」

 

我瞥了眼童维恩,发现她也正在看着我,我赶紧收回视线说:「喔,都可以。」

 

「那就这样,我们中午再会合吧。」过了验票口之後我们各自带开,小宇扬起笑对皇帝说:「你要好好照顾小乐喔,受伤了找你算帐。」

 

「就不能让我好好玩吗?」皇帝无语问苍天,然後看着他们往旋转木马那类的游乐设施移动,也推着我的背往云霄飞车走。

 

「一开始就玩这个不知道早餐会不会吐出来。」我看着360度旋转的设施突然有点晕眩。

 

「别告诉我你不敢,强心脏小姐。」皇帝已经开始排队了,「如果不想玩激烈的设施你也可以去找靳宇还有童……」

 

「谁说我不敢?」我用鼻孔喷气,跟在他身後,「我只是怕下面的人会遭殃。」

 

 

我在它转了三圈半之後几近昏迷,皇帝根本没受到影响,而且还有观赏风景的闲情,我走下来的时候脚软,重心不稳还差点跌倒,被皇帝鄙视的眼神扫射後,才继续去玩下一个设施。

 

云霄飞车跟海盗船是让肾上腺素标高的基本,这两个不会晕的设施倒是让人玩的挺开心的,我像疯了一样的尖叫,还拉着皇帝一起把手举高,享受迎面而来的凉风。

 

「欸,鬼屋欸。」皇帝扯着衣领,到处跑有点出汗了,「要不要进去看看?」

 

「鬼屋喔……」我想了想,那鬼屋的外观看着就不是很恐怖,「走啊。」

 

我们进入昏暗的室内,冷气开的很强,身上的汗马上就乾了,到处都是红色的照明灯和骨头道具,我和皇帝下了几层阶梯,来到排队的地方,没想到小宇跟童维恩也在队伍中。

 

「你们也来玩鬼屋啊?」皇帝率先注意到他们。

 

「可以玩的差不多都玩完了。」小宇点点头,看向皇帝身後的我,「好玩吗?」

 

「不错啊!很刺激。」我说着,这才想起鬼屋是半放闪圣地,不知道是小宇还是童维恩提议来玩的,我挑眉,希望不是小宇。

 

「你们呢?」皇帝问。

 

「能玩的没多少,姑且坐了几个游乐设施。」小宇回答。

 

「看来我好像不适合来游乐园玩。」童维恩笑着说,她看向小宇,眼神有点歉疚,「亏你还特地想带我来玩……」

 

「没关系啊,胆子这种东西可以练的。」小宇勾起笑容,「多玩几次就习惯了。」

 

我选择无事童维恩意指小宇指只想带她出来玩的意思,忽略小宇哄人的笑容,听从工作人员的指示到一块廉布後,跟在他们身後走着。

 

一开始几个扮鬼的跳出来有害我吓到,但中途我的注意力就都放在前面两人不知何时挽起的手臂上了,皇帝在一旁吓到闷哼,我也只是紧紧盯着他们的背,几个鬼看我没什麽反应还多蹦出来几次,皇帝扶着我的肩膀,已经半放弃的紧闭眼睛,我只是盲目的跟着他们,连到底是怎麽出去的都不知道。

 

「吓得我满身汗,差点漏尿。」皇帝用手背抹掉额上的汗,「有恐怖到。」

 

「有这麽夸张吗?」小宇失笑,童维恩的手还勾着他,小宇低下头查看她的情况,「维恩好像也吓到了。」

 

童维恩皱着眉苦笑,就算做这种自崩的脸也还是很好看,我又要开始自我厌恶了。

 

「小乐不怕吗?」小宇转向我,笑的很爽朗,「你小时候玩鬼屋还被吓哭了」

 

怎麽可能跟你说我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鬼身上。

 

我扯了个笑摇摇头,斜眼皇帝,「我有被吓到啊,只是没那麽夸张。」

 

心脏不是很舒服,我揉揉胸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子饿还是什麽引起的,「要不要吃饭了?」我提议。

 

「我也饿了,找地方吃午餐吧。」皇帝答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