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

?36

        「长风啊,那新闻是怎麽回事?」何明雪端着炒米粉上桌,人都还没坐下,就又提起这件事。

        一旁帮忙的徐安静脸色难看,「妈~那都是乱报的...」

        「那你们怎麽一起回来?」

        「那是因为...就..是他...他想回来看看...所以..顺便载我回来...」

        「昨晚...」

        「真的没有啦...」

        「我...」陌长风正要开口...

        「我~们~」徐安静语调夸张的接话,一手热情地勾搭陌长风的肩,「超久不见的...哈哈..天啊...到底几年啊?哈哈...」

        「妈,你记得杨辰吧,就是那个超爱吃我便当的家伙,你知道吗?他啊...现在可是竞耀的副总呢...想不到吧....」

        「真的啊?这麽厉害...」

        「很难想像...对吧...」

        「我...竞耀..」陌长风眉眼沾着不悦,他是竞耀的老板,更厉害!她们却在他的面前直夸他的部下?

        「还有啊....妈..你来...」徐安静拉着何明雪往大门方向走。

        「要去哪?」

        「跟我走就对啦~」徐安静装神秘,一副鬼灵精怪的模样。

        「真是...」何明雪莫可奈何的直摇头。

        她们站在陌长风的红色双门跑车後,陌长风一脸兴味,按着徐安静的指示打开後车厢。

        「登愣~」徐安静在後车厢被打开的霎那,兴奋的配音。她像先知一样可以预测她妈接下来的神情,甚至於会说的话、会做的事。

        「天啊~」何明雪惊呼,喜悦溢於言表。眼前是塞满後车厢、大大小小的盆栽。

        「喜欢吗?」徐安静明知故问,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嘴角一抹灿笑。

        陌长风反应快的答腔,「希望伯母喜欢。」先前被警告的植栽,现在反倒成了徐安静的救命药丸。

        「你们怎麽让她们一直待在这,这样不行,快点把她们搬出来...」何明雪担心的说。

        徐安静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推一下陌长风後背,「还不快帮忙~」

        这一个下午,何明雪专注地照顾那些新来乍到的小孩,再没有提及有关於他们的话题。

        要回台北的路上,陌长风说想顺道去办点事,询问徐安静的意见,徐安静点头轻哼,算是答应。

        「猜猜?」这次换陌长风装神秘,神情与稍早之前的徐安静如出一辙。

        徐安静望着窗外,这里是?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景象、熟悉的彷佛这些年没在这里留下岁月痕迹一样...

        这里是被她撕掉的那一页,是她不想重新踏上的地方。

        她是没想到他们会一起再回到这里。

        所以...他想办的事在这里?徐安静又惯性的皱了皱眉。

        「我们去把时光胶囊挖出来。」陌长风难掩兴奋,「我想杨辰应该不会介意。」

        那是属於他们三个人的时光胶囊,那是杨辰提议的,那是在高三那年他们三人一起订下的约定,也不约而同的失约。那是深埋在她不想触碰的记忆里的一部分。

        陌长风将车子停在那道围墙旁,十几年後的今天,那道墙依然屹立不摇的存在。那道和着他们的热血青春、伴着他们成长的城墙,那道藏着他们三人秘密的城墙。

        「我、我不想...」徐安静并不想去挖开那些秘密,连同已模糊不清、蒙上一层灰的记忆。

        「真的不想?」

        被这麽一问,她反而摸不清自己的心,是想还不想?一脸的犹豫...那是她的青春,也是他的。

        陌长风将她拉下车,从校门正门口走了进去。在约莫的地方停下脚步,墙角下,依稀可见当初他们烙下的记号。

        「应该是这里。」陌长风卷起袖子,从西装裤的後口袋抽出两把小铲子,一把递给她,「挪。」

        「干嘛?」

        「一起挖。」

        「我不要。」徐安静拒绝,这是她仅剩的、微弱的挣扎。

        陌长风把手机里的手电筒功能打开,塞进徐安静的手心里,「拿着、拿好。」接着抓着她的手调整照明角度,「照这边、别动。」

        挖了几十分钟,陌长风额际渐渐冒出了汗,咒骂,「该死的,这杨辰到底埋多深。」

        徐安静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一个堂堂竞耀集团的总裁窝在墙角挖土,模样狼狈的画面还不好笑吗?

        嗯,或许她应该把这经典的画面拍起来。

        「你、过来帮忙。」陌长风佯装生气的脸对着徐安静怒道。

        徐安静看见那张沾上脏污的脸,笑意更加剧烈,「我才不要,你自己挖。」

        「你不挖,那信就不给你。」陌长风威胁人。

        「怎麽能这样?」徐安静瞠眼抗议。那是她的信,那是他十七年前寄出的信,那是他写给她的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