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贰】怀情?劫难02
同生蛊,一个看起来有些美好的名字。

 

往常若提及同生,接下来的便是共死,同生共死,这样一个有情人间所期盼的相许。

 

同生共死。

 

齐宇笙有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对於这个毒物的来源,他再清楚不过。

 

那是算是胡邵秋蛊毒师父的人,他将身为孤儿的胡邵秋拉拔长大,并将一身蛊毒功夫全交给了他。

 

包含了那要命的同生蛊。

 

“曾经我也有个儿子,我用着自以为好的方式保护着他,却没想到......”

 

“曾经我想把这东西用在她身上,但最後我却是迷了心,选择了伤害她。”

 

“如今我也用不到了,这物便赠予你吧。”

 

胡邵秋说,那是个美丽却忧伤的男人,眼底溢满了化不开的忧愁,他不清楚那人的所有背景,想着只是萍水相逢,便也无意多做探查。

 

倒是那个同生蛊,勾起了胡邵秋满满的兴趣。

 

投靠了齐尚纬之後,他便把那个东西上缴给了对方。

 

而他,就看着齐尚纬将同生蛊种进了他与云君欢之间,完全不做阻止。

 

尽管想好了退路,但此刻想起了自己为了保全自己的旁观态度,还是忍不住的自我厌恶了起来。

 

「同生蛊?听起来是蛊毒呢!应该不是什麽好东西吧?」听到蛊字,她便想起了当年折腾了自己母亲的蛊毒,想想还真不愧是母女,连命运都差不多,明明是已经很少见的东西,还可以让她们一人碰见一回。

 

「说说这是什麽玩意儿吧!怎麽会让你觉得,澈澈没办法宰了齐尚纬?」内心隐约有感,可她却不觉得恐惧,反而有些期待。

 

看着少女清澈的双瞳,心上那早已冰冷的一处忍不住地再次动摇,齐宇笙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丝神情的变化:「蛊毒无误,你......就不怕吗?」

 

「为何怕呢?」少女歪着脑袋,笑觑着齐宇笙,正如他一直以来所观察到的,彷佛除了与齐容澈相关的事情会动摇到她之外,其余的一切对於她,皆仅为浮云。

 

就算是与自身相关。

 

「齐尚纬是惜命的,他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

 

就算那人自负的认为,自己不会败於齐容澈手中,他也是不容许任何地万一出现。

 

「他将同生蛊种在自己与你身上,只要他死,他体内的蛊虫会马上死去,而你......亦是。」

 

听完这话,云君欢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吃进了苍蝇一般难看,他本以为这女孩是吓着了,才正想出言安慰,就听到了她那感觉像是惹到脏东西的语气。

 

「你的意思是我与那老家伙之间有这同生蛊相系生命?也太恶心了吧!要一起死我也不要跟他啊!怎麽样也是跟澈澈啊,跟他是想怎样,恶心死了!」

 

少女所在意的点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却是让他不知道该做何回应才好。

 

「不过我还是感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情。」

 

齐宇笙还在思考着该如何继续这话题时,却见少女忽然扬起笑颜,朝他绽放了一个他以为,只会出现在齐容澈面前的笑容。

 

心上一震,除了那更加强烈的悸动外,还有一抹说不上来的不安。

 

 

**

 

 

他与齐尚纬之间的赌约,即将开始。

 

他头一次,想为那总是灿烂的少女所做的事情。

 

一昧的逃避自己的感情,他不想最後自己的逃避换来的是终生的後悔。

 

就算他输了这场争斗,他至少也为云君欢努力了,且生死楼与圣楼那边他也都打点好了,就算最终身死,他也相信那些人会连同云染的众人,将云君欢救回。

 

『不管怎样都要记住,你的命是小欢的......』

 

对不起。

 

「他们已经在探查主子的确切位子了,你大可不用如此冒险。」焰之看着准备赴约的齐容澈,忍不住出言劝到。

 

倘若主子回来了,而这个人却出事了,他还真不敢想像那个深爱着这个男人的主子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主子失踪之前,她最後的命令就是保护好齐容澈,可如今他却是要看着齐容澈去为了主子赌命。

 

尽管他与冰之都有些不满这个占满主子全部生命的男人,可他更不想见到主子悲伤难过的神情。

 

「如果救回了主子,你却出事,你可想过主子会有多伤心?」

 

「我知道,可是我仍是要这麽做。」他又何尝没有想过呢?那个曾仰着小脸说要他做自己正夫的小女孩,那个曾经霸道的闯入他生命的少女,那个牵动了他所有心神同时也让他感到不安畏惧的爱恋。

 

就是因为同样的深爱,他才能明白云君欢的心情。

 

如果因为他的不作为而造成了云君欢任何地万一,他也是无法原谅自己。

 

「再怎麽痛苦,总是会过去的。」

 

如果他真身死,他亦相信时光会慢慢冲淡女孩的痛苦。

 

他只希望她能平安无事的活着。

 

「况且,总要有人吸引走齐尚纬的注意力吧。」

 

他发誓,他一定要将云君欢救回。

 

 

**

 

 

「小公主还真是与你那懦弱的父亲差不多呢,一样爱做垂死的挣扎。」

 

那年身为败者的齐皇,那不甘、怨恨却无能为力的眼神彷佛还清晰在目,齐尚纬看着眼前如松竹般挺拔的少年,脸上那与齐皇有几分相似的神情,有些嘲讽的笑开。

 

同样的懦弱、同样的无能......同样的不自量力!

 

「本来本王只想要在这片齐州称王,没啥太大的野心,毕竟陌永可不是软柿子啊!但这送来的小郡主倒是给了本王一个很大的契机,你若愿投靠本王,将来搞不好还可以分你个小小王爷做做,如何?」

 

齐容澈回望对方,持剑的手不见任何一丝颤抖,薄唇轻抿,眸中透出一抹杀意。

 

齐尚纬清楚的表明了他是想拿云君欢做为威胁,来向陌永皇帝讨些好处。

 

若非是因为他的关系,又怎会让云君欢陷入这场乱局。

 

齐尚纬的话反反覆覆,他却是一个字也不想相信。

 

「不回应?是拒绝了本王的提议吗?想着你怎样也是本王那蠢弟弟的亲生骨肉,想给他留一点血脉,可你却是这般无情地拒绝了本王,真是伤心。」

 

「废话少说,要打就快。」

 

长剑一甩,话音落下的瞬间他便趋身向前,毫不留情地朝齐尚纬攻去。

 

他对於齐尚纬的底细并不清楚,齐宇笙曾经透露过此人武艺不凡,但为了给其他人更多的时间查到云君欢的下落,他势必要多拖一点时间。

 

这招看似冷冽的攻势就这般给齐尚纬轻易的避过了,他抬眼看向迅速退後的齐容澈,眸底逐渐浮起一抹腥红。

 

就如同当年他屠杀齐皇与他皇后一般,那嗜血的快感。

 

那逐渐瓦解,看着对方的眼神从坚定到绝望的痛快。

 

「你果然是你父亲的孩子呢,可真让本王欣慰。」

 

隐於暗处的焰之看着齐容澈与齐尚纬之间的比武展开,心底忍不住的着急,齐容澈虽然武功不弱,但对上浸淫多年的齐尚纬,还是弱了点下风。

 

他没办法拖太久的,且一不小心就会把小命给送了。

 

拜托其他人可千万抓紧时间啊!

 

一来一往也不知是过了多久,齐尚纬像是猫捉老鼠一般有一下没一下的逗着齐容澈,嘴上时不时的嘲讽上两句。

 

在他眼中,齐容澈也只是个玩具罢了。

 

等他玩腻了,随意就可以处理掉这家伙,而云染小郡主则还是在他的手上。

 

一举两得,处理掉了隐忧外还得到了这样一个好处,何乐不为?

 

他忽然感谢起了眼前这个把云染小郡主带来齐州的少年。

 

「说来本王还真要感谢你呢,若非你将云染小郡主给带来了,本王也不会逮到这样好的一个机会呢!」

 

「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的心情如何啊?本王一旦认真了,你可就连命都没罗?」

 

「想投降了没?你若投降说不定本王还能大发慈悲的让你瞧瞧云染小郡主一眼唷!」

 

「你说云染小郡主长得如此标致,本王将她收用了如何呢?」

 

齐尚纬的一字一句,比那朝他攻来的刀剑更加残暴,他逐渐红了眼,却不知是怒还是悲。

 

怒着齐尚纬的言语羞辱,还是悲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不过只要他继续撑着,撑到冰之他们找到云君欢就好了。

 

再撑一下,再多撑一下。

 

尽管身上的伤痕逐渐增多,原本青色长袍逐渐被血染成了暗色,拿剑的手开始感到无力,他也不敢放下。

 

就算要败,也要再晚一点。

 

他还不能败下。

 

心上还这般想着,却见原本志得意满的齐尚纬忽然变了脸色,暗金色的衣衫从胸口处忽然染起了大片血污,像是忽然给人捅了一刀似的逐渐扩大范围。

 

他顿了顿,瞧见了原本还在攻击的齐尚纬突然颓了身形。

 

「哈、哈!」感受着胸口处那突然而至的剧痛,齐尚纬一阵气血翻涌,直接吐了一大口鲜血。

 

看着自己眼前的地面被自己的血液浸染,他瞬间了然。

 

这般的情况,他还有什麽不懂呢?「哈、肯定是、齐宇笙那贱种!」

 

他抬眼,看向身上多处刀伤同样不敢动作的齐容澈,脸上的笑意有些扭曲:「你想救的人也不用救了,不用救了!」

 

听到这话,齐容澈却不觉得是生死楼的人寻获了云君欢之类的,却有一种莫名的心痛从胸口逐渐蔓延开来,那份比身上的伤还强烈的疼痛,让他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恐惧铺天盖地而来。

 

「你把小欢怎麽了!」

 

「同生蛊、同生蛊!哈!齐宇笙那贱种把同生蛊的事情告诉她了!本王若死了她肯定也活不了的!」

 

心知同生蛊的作用,他知道此刻自己完全无法阻止生命的流逝,胸前的鲜血流得又快又急,可以见得那人伤自己多深,齐尚纬眼神逐渐涣散,想到自己最後居然死在同生蛊之下,感到有些可笑可悲。

 

「本王这就带着你的情人一同去阴曹地府了,哈哈哈哈!」

 

齐容澈还未来得及明白这话中的涵义,就见齐尚纬举起自己的武器,朝颈间大力抹上一道,鲜血四溅,那给予自己满满痛苦与悲剧的男人,就这般在他眼前倒卧於血泊之中。

 

明明是该喜悦的事情,怎麽他却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与害怕。

 

就好像什麽东西失去了一般。

 

尤其是齐尚纬最後的话,更是加重了那份恐惧的感受。

 

「焰之!快去找到你们的楼主!」

 

 

**

 

 

齐宇笙呆滞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女,挂着一抹苍白的笑意。

 

不久前他给胡邵秋寻去做了其他事情,却没想到一回来见到的却是这般的景象。

 

少女胸前的衣襟,给鲜血染出了一大片艳丽的血花。

 

彷佛是她用生命绽放出的最後一朵灿烂一般。

 

齐宇笙颤抖着手朝她那细致白皙的腕间探去,触及的却是一片冰凉。

 

那曾经让他贪求的温暖逐渐散去,指腹下的平静换来的是他心底的沉沉泥沼。

 

他怎麽就忘了,她是那般的聪明,且还是那般的为了齐容澈奋不顾身。

 

同生蛊,生死相系,她又如何能不知道自己的身死同样能换得齐尚纬的一条命?

 

“齐容澈对你就那样重要吗?”

 

曾经他这般问过云君欢这个问题。

 

“超重要,比我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他本以为是个夸饰,却没想到她用了生命证实了她的所言不虚。

 

「此生求共死......来世盼同生......齐尚纬那样的人,不适合你与他同生共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