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十二、未完成的决战

六十二、未完成的决战

        幽冥结界中,叶缺气势不断攀升,护身罡气周天流转,飒飒风声响起,若有似无的金色旋风在身旁盘旋,吹乱头发,飘扬衣带。大敌当前,叶缺却是闭上眼睛,忘却一切,心若平湖明镜,专注用身体去感受每一丝内力的运转。

        感觉到眼前的叶缺好似突然变了个人,如同野兔碰到猎鹰,一阵危机感涌上心头,不愿让叶缺有空档继续提升,李幽二话不说运剑疾刺,两道幽冥剑同时射出。冷剑正中开路,幽冥剑一左一右包夹,三式同袭叶缺,一出手就是杀局。

        长剑划破空气,紊乱的气流如同抛入湖面的石子,掀起阵阵涟漪,打破心内的平静。叶缺倏地睁开双眼,右手挥起,风浪离手朝李幽电射而去,同时左手召出封魔剑,一式狂雷一破再度轰出。此时的封魔剑已进化成诛魔剑,经过百式绝兵的提升,金雷之力凝聚压缩成完美的剑形,杀伤力大幅提升。

        李幽手中长剑瞬间与风浪相交,巨大的力道袭来,攻势顿时一缓。与此同时,叶缺动如雷霆,凭藉着狂雷一破的前冲之势,闪过两道幽冥剑冲至李幽面前。

        李幽直觉性的感觉到危险,挥剑欲挡住诛魔剑,左手一道鬼影飞爪攻向叶缺咽喉,要逼叶缺回剑防守。谁知叶缺如同疯神,竟是不避不让,一剑斩断李幽手中长剑,护身罡气同时爆发,挡住攻向咽喉的致命一爪。

        「道家罡气是你说破就破吗?」叶缺怒喝,诛魔剑斩出,狂暴的金雷之力将李幽的护身鬼气炸开。机不可失,叶缺欺身而上,拳击、脚踢、肘击、鞭腿、飞膝一轮凶猛的攻势展开,让在一旁伺机而动的杜芸看得目不转睛。

        李幽瞬间被打懵,本以为凭藉幽冥结界源源不绝的鬼气可以压制叶缺,却忘了对手是道宗弟子,反而被叶缺狠狠压制。更要命的是,叶缺打在身上的每一击,都有如实质的剑刺刀斩,锋锐的金色气劲透过肌肤,不停的侵入体内进行破坏,这样一来等不到鬼气修补自身,自己反而会先被打死。

        「不行,不能再保留了!」一想到此,李幽伸出左手硬挡住叶缺一拳,锐利的金系气劲将左手炸出一个血洞,李幽强忍着痛苦,鬼气爆发炸退叶缺,闪身急退。同时右手凝空一抓,一柄黑色长剑成形,射向在一旁观战的杜芸。

        杜芸虽在观战,却也没忘记戒备,剑影步一闪想躲过这击,没想到那黑剑却突然分成数百柄小剑散射而出,密密麻麻的黑黑剑贯穿杜芸。此时杜芸如同鬼魅出现在李幽背後,而被黑剑贯穿的杜芸化成一团黑影,在危机中,杜芸竟是凭藉着分影千幻闪过致命一击。

        而李幽早就知道不可能一招就拿下,鬼气反手一震,半人高的鬼影黑爪像是算准敌人会在身後出现,将杜芸胸口打个正着。遭受重击,杜芸哇的一口鲜血吐出,如同断线风筝向後跌落。

        「杜芸!」叶缺大怒,雷光链朝李幽綑去。谁知李幽伸手一挥,身前鬼气凝聚成数十个鬼将挡住这一击,同时又是一柄黑色长剑凝聚成形朝杜芸射去,竟是不死不休之势。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就不会保留底牌吗?」李幽疯狂大笑,这幽冥结界内就是他的天下,想召唤出多少冥兵和鬼将由他决定,这时突然召唤鬼将出来,果然顺利扭转战局,李幽同时指挥着鬼将和黑剑,分别朝叶缺和杜芸袭去。

        「夜夜,小灵!」叶缺高声大喊,夜夜突然现身在杜芸身前,手中圣舍利幻化成的红伞如同盾牌撑开,硬生生挡下黑剑的攻击。

        李幽还来不及反应瞬间的变化,又是一名少女凭空浮现在叶缺身旁,叶缺手持诛魔剑,恶狠狠地盯着李幽和奔袭而来的鬼将怒道:「小灵,给我轰!」

        「是的,提督。」感受到叶缺火山喷发般的愤怒,小灵右手朝前一探,十六门火灵炮从虚空中浮现,冰冷冷的炮管锁定住前方的敌人,小灵低喝道:「人形模式,动力炉全开,火灵炮全轰击,射击!」

        疯狂的爆炸轰响,炸毁眼前的鬼将,炸开护身鬼气,也炸掉李幽最後的自信心。莫名出现的少女和火炮,连鬼将都挡不住,此战已不宜再拚,李幽急急召回幽冥鬼杵,同时右手捏开法符,一个诡异的空间门出现,李幽遁身闪入。离去前李幽心有不甘,对着渐渐消失的空间门外怒吼:「叶缺,你给我记住,我会回来的!」

        「回你妹!」叶缺正想追上,杜芸却连忙出声制止:「咳,小缺别追,那里是鬼界,进去就很难出来。」

        「真能跑,小芸没事吧。」叶缺连忙搀扶起杜芸,遭受了李幽全力一击,杜芸受了点内伤,嘴角丝丝鲜血流下。夜夜撑着伞在一旁守护,小灵动力炉全开後,又回到钥匙空间内等待能量回复。

        「没事,一点内伤,修养调息一阵子就好。」杜芸明亮的眼睛盯着叶缺,此时顶上笼罩的幽冥结界正缓缓消退,皎洁的月光从结界缝隙渗入,照映在叶缺和杜芸身上。

        「没事就好。」叶缺满头大汗半跪搀扶着杜芸,两人相视微笑。

        杜芸拨开粘在叶缺额头的头发问道:「怎麽流那麽多汗?」

        「刚刚催动还没完全修炼成功的功法,有点消耗过度,现在没力了......」叶缺缓缓倒下,身体呈现大字形躺在地上。

        杜芸一个重心不稳,双臂撑在胸前趴在叶缺身上,长长的睫毛,闪亮亮的大眼盯着拚尽全力後的叶缺,杜芸开口笑道:「嘻嘻,这次又被你救了一命呢。」

        「嗯......」幽冥结界完全散去,月光洒落在杜芸发梢上,天空不时有雷霆闪烁照亮杜芸带血的脸庞,形成一幅奇异的美丽画面,让叶缺一时间竟是看痴了。

        「小缺,试炼终於结束了......」杜芸紧贴着叶缺,少女特有的气息喷吐在脸上,让叶缺心中一阵躁动。

        「是啊,终於结束了。」叶缺感慨,三个印信都被李幽带走,雷诛电灭大阵根据小灵的计算,至少还要再轰上个十五天才会耗尽整个上古遗迹的灵力,自己总算是完成道宗交付的任务了,至於弟子混战的冠军?那个早就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卷款潜逃。

        「这次试炼,很开心能遇到小缺。」杜芸凝视着叶缺,想将叶缺的脸庞烙印在脑海里,杜芸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问道:「接下来我要回千影阁了,小缺你会想我吗?」

        望向杜芸红透的双颊,叶缺缓缓点头:「会。」对啊,试炼结束,大家都要各奔东西,江湖茫茫,天涯两分,再也没办法这样天天相处在一起。叶缺一时间竟是有些感伤,这才发现杜芸在自己的心中早已有不可抹灭的地位。

        叶缺忍住如潮的思绪,对杜芸道:「我会很想你的.,我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

        杜芸笑道:「嘻嘻,会想我就好,我爹娘很难相处的,你别来找我,我会去找你的。」

       

        「道宗的位置连我都不知道在哪,你要怎找到我?」叶缺好奇问道。

        「叶缺,道宗弟子,天都帝国右相叶尘独子,与左相府家中女儿有婚约,古佑可是全部都告诉我了呢,找不到我就去你家等你。而且你变笨了,过几年百派大比,我们不就又能见面了吗?」杜芸眼睛发着光,面露微笑盯着叶缺。

        死古佑,居然敢出卖我,叶缺连忙解释:「呃......那是从小定的娃娃亲,你也知道.....」

        「我都知道。」杜芸用力吻下,混着淡淡香气和血腥味的吻,打断辩解的话语,令叶缺脑内一片空白,智商瞬间归零。

        这一吻仿佛经过一世纪那麽久,杜芸忍住不舍将双唇分开,盯着叶缺恶狠狠道:「我要当大的。」

        「什麽?」叶缺一脸错愕。在一旁的夜夜忍不住转过头去,平常很聪明的小缺,碰到感情怎麽变的像智障一样。

        「我说,我要当大的!」杜芸怒道。同时心想:「笨叶缺、是真蠢是装蠢,这麽害羞的事情居然要我说两次。」

        「啊,好!」叶缺恍然大悟,原来是争地位啊!不对,这爱情也发展的太快,怎麽瞬间变成正宫争夺战。身为穿越者,我可是要一扫穿越者的恶习,不开後宫不称霸,逍遥人间才是正道,怎可以开後宫自找麻烦呢?叶缺正想解释,却又被杜芸用力吻下。

        唇吻即分,杜芸害羞对着叶缺道:「我回千影阁了,记得想我,保持联系,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不舍的发动手中的黑色玉令,一道黑色光芒裹着杜芸,如流星飞向天际。

        就这样走了,叶缺怅然若失望着消失在天际的黑光,心中像是瞬间空了一块。

        夜夜在一旁拿着夜夜的小本本笔记道:「可怜的小缺,才刚刚确定了恋情,又被情人甩了......」

        「夜夜,你真的很煞风景。」叶缺无语看着巴掌大的夜夜飘在头顶,又走光啦,你这笨蛋又不是骆鹿鹿,不要动不动走光来考验自己的心性啊!

        收起手上的本本和笔,夜夜开心道:「总之,小缺的任务终於完成了。」

        「对啊,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叶缺笑着爬起身来,用传讯玉符将讯息传给王七,一巴掌抓起夜夜放在头顶。

        此时远方传来阵阵奔跑脚步声,黑手党的夥伴们朝着叶缺冲来,叶缺笑着对众人大喊:「李幽被我打跑了,三色印信都被他带走,弟子混战不用比啦!」

        内力激发手中的万里遁光符,玉色符印的光芒垄罩叶缺和夜夜,叶缺对众人喊道:「我先回道宗,大家百派大比时再见!」话语刚结束,一道金光带着两人冲向天际,朝道宗的方向飞去。

        「啊,又一起双飞啦!」夜夜兴奋的声音从天际传来,让地下一群试炼弟子们听得一头雾水。

        「死夜夜别乱喊,不要毁了我的一世英明!」天上传来叶缺绝望的声音,这次没有师父跟在一旁飞,感觉好没有安全感!

        金光很快的在天边消失,简仲望着天边感叹:「缺哥真神人也,这种局面他居然能够搞定。」

        路壬叹道:「真潇洒啊,就这样走了……」

        「师兄,我们接下来该怎麽办?」骆鹿鹿有点担心的看向邓兽和华熊。

        邓兽无奈道:「还能怎麽办,印信都被拿走了,有传送法器的自己传送回门派里,没有传送法器的就想办法离开这鬼地方,等外面的门派长老来接。」

        王七感叹:「缺仔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破坏力十足,走到哪毁到哪。」

        姒雪微笑道:「下次百派大比时,不知道他会带给我们什麽样的惊喜。」

        「还有下次啊?」众试炼弟子心中一颤同声回答!叶缺将这次弟子试炼整的天翻地覆,下次再来一次,谁受的了?众人决定回门派以後一定要提醒同门,行走江湖碰到叶缺,一定要千提防万提防,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得罪过的就绕边走,别一不小心就被拐去卖掉。

        眼看弟子混战是玩不下去了,众人相互道别,纷纷散去,有传送能力的纷纷传送离开,剩余的只能等人来接,一场重要的试炼草草结束。经此一战,无限客栈正式走入历史,同时也为接下来的江湖大乱开启了序章。

        三天後,飞在天上的叶缺看着满天星斗,任由万里遁光符引导自己前往道宗,想到终於结束这将近一年三个月的鬼试炼,叶缺心中一阵欣喜。

        「这一趟旅程好有趣!」夜夜坐在夜缺头顶开心笑道。

        叶缺一翻白眼:「哪里有趣,我可是快被玩死了。」

        「很有趣啊,你看夜夜交了很多新朋友,有小芸,小七,佑子,小银,小红,小灵......」夜夜认真的一一细数。

        「也是,以前你都一个人待在幻境里......」

        「就是说,差点变成边缘人了!」夜夜拉着叶缺的头发说道:「还好有小缺带着我东奔西跑,我才能认识这麽多朋友,看到这麽多有趣的事情呢。」

        「你对我脑海里的记忆研究真深啊,连边缘人都能精准地使用出来。」叶缺一脸黑线,有个能任意窥探自己记忆的唤灵,感觉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哼哼,夜夜可是很聪明的,还知道叶缺特别喜欢大胸部的女孩,不过还真奇怪,地球上女生的名字都是四个字居多吗?」

        「停!关於这方面的记忆我说过了,不要去碰。」叶缺连忙制止夜夜继续说下去。

        「哼,小缺真小气,人家已经是成人了,不是三岁小孩。」

        「就说过别乱翻记忆了,看看你都看了什麽奇怪的东西」叶缺痛苦扶额。

        「嘿嘿,反正我都看光了,只是小缺啊,为什麽她们都喜欢吃奇怪的方块物体?」

        「啊,别再说了,我的天啊!」叶缺无语抱头。

        「嘻,不说就不说,不过这时间过得好快,一眨眼就要回道宗了。」夜夜感慨道。

        叶缺笑道:「回道宗也蛮不错的,至少没那麽多纷纷扰扰,不用想着怎麽算计别人,也不用提防别人算自己,还挺不赖的。」

        夜夜指着叶缺道:「嘿嘿,小缺你口是心非,你可是玩得很开心啊。」

        「哈,好不容易穿越来这世界,当然要好好闯荡一番,我目标可是成为一代大侠!」叶缺看着夜夜接着道:「不过我还我不够强,只要够强,这天下就是任我仗剑逍遥,到时候我们一起闯荡江湖。我会实现我的承诺,带你走遍天下,看遍世界!」

        「嘻嘻,你还记得啊,别忘记带上小芸喔。」夜夜摀嘴笑着。

        「哈哈,这是当然。」一想到杜芸,叶缺心里升起一股温暖的感觉,也不知道杜芸现在飞到哪去了,等等再发个心念传讯给她吧。

        对谈中,金光如流星快速在空中窜过,熟悉的岛屿出现在远方,映入叶缺和夜夜的眼里。

        夜夜指着前方笑道:「嘻嘻,到了呢!」

        叶缺兴奋地起身,离开道宗一年多後,再次看到九煌玄岛,叶缺心中感到格外亲切。穿越来这世界後,被秋天拐来道宗学艺,虽然道宗很穷,秋天很坑,但有挑战才有进步,自己也越来越喜欢道宗,并且以身为道宗弟子为荣。

        同时叶缺心中也明白,自己是彻底爱上这种充满挑战与刺激的生活,再来是短暂的闭关与休息,接下来的百派大比,就是哥重出江湖之日。

        想到这里,叶缺忍不住对天大喊:「道宗,我回来啦!」

        阵阵回音在天际间回荡,惊起岛上无数飞鸟,叶缺缓缓降落在接仙台,看着眼前熟悉的道宗,叶缺心中一阵感慨,这趟试炼,终於结束了。

----------------------------------------------------------------------------------------

故事终於告一段落,还有很多想写的没写完,不过就先写到这

有一些後续的故事没写进去,或许会用番外篇的方式补完

总之,从试炼开始到试炼结束,第一部就到此做个收尾,第二部会从六月中开始(希望)

新篇章会挑战用新的方式来呈现,敬请期待QQ

然後不小心登上编辑推荐,有点受宠若惊,也感谢大家的支持

在此跟大家深深一鞠躬,大家六月再见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