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阿姆斯特丹 红灯区里的幼儿园
朱丽安娜公主(Princess Juliana)幼儿园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恰好夹在两家妓院中间。

  站在幼儿园门口,经常会听到过往游客对着这所位置尴尬的幼儿园发出不可思议的感慨。

  所有的流言蜚语,这家幼儿园的经理萨莉·弗里切都听在心里。有人在她带着孩子们外出进行每周例行散步时对她指指点点,也有导游误以为这所幼儿园专门托管卖淫者的孩子。

  尽管位置尴尬,这所幼儿园其实是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最优秀的幼儿园之一。在过去四年里,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的评分在该市的评级系统中从“红”升级到“绿”。
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的教室与性工作者工作的地方只有一墙之隔

  虽然近来政府减少了对幼儿园的补贴——即允许家长们从托儿费中退税,导致不少其他幼儿园生存艰难,但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的经营状况却步步高升。

维持社区活力

  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成立于1875年,最初选址在阿姆斯特丹的历史老街“Warmoestraat”,后于1999年搬到现在的位置“Oudekerksplein”大街。幼儿园离横穿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运河只有几米之遥。

  朱丽安娜幼儿园由一家名为Kleine Wereld(意为“小世界”)的公司管理,幼儿园内有9名教师,共同照顾着60名左右孩子,年龄在三个月到四岁之间。
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门前的街道,光顾红灯区的游客人来人往

  幼儿园的营业时间从上午7点半一直到下午6点半,跟红灯区从上午10点到深夜的营业时间其实还是有很大重叠部分的。园里大多数孩子都来自住在Nieuwmaarkt(意为“新市场”)区附近的家庭。学生的家庭背景非常广泛——有的来自移民家庭且不会说荷兰语,有的则是荷兰著名乐队成员的孩子。

“都是普通人”

  每当新老师开始在这所幼儿园任教,他们往往不得不花上一阵子时间来调整自己的非正常通勤。

  “我在这里工作了四年多,但每当我从那些女士身边走过时,还是会感到不自在,心里嘀咕着,‘好吧好吧,目视前方,别瞎看,’”幼儿园经理萨莉·弗里切说,“但我对此并不反感。你要这样想,她们选择这份工作肯定有自己不得已的原因,而且你也不知道你面前的这人也许心地善良呢?不管怎样,这是你必须接受的一个事实。”

  魏玛·科尔夫从小在这片区域长大,她在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工作已有28年了。在她看来,这些孩子们倒是从幼儿园的尴尬位置上获益不少。

  “我不得不说,在这里长大其实对我有着积极的影响,对园里的其他孩子也会有同样的正面影响,”她说,“他们成长的环境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他们明白,这些女士跟其他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

  萨莉·弗里切对此表示赞同。“这些孩子们从小就懂得如何看待形形色色的人,”她说,“他们看见那些女士时会朝他们挥手打招呼,而她们也会礼貌地回应。孩子们喜欢这些女士,他们的眼中不存在偏见。”

  每周,幼儿园的孩子们都会被带出园去散步,穿过这片灯红酒绿的社区。

旅游业压力

  窗户另一侧的女人们也认识这些孩子,有的在孩子们走近时会拉下窗帘,有的会跟孩子们挥手致意。

  有时候,孩子们会问,那些妓院是不是游泳池。萨莉·弗里切会让家长们决定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对于他们所看到的画面,这些孩子们还太小根本不懂。
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的教室

  旅游业,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本地居民对旅游业的憎愤,是目前阿姆斯特丹的一大问题。而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则在其中出其不意地起到了缓冲作用。

  比利时鲁汶大学旅游业专家简·范德伯格博士说,阿姆斯特丹正在重演所谓的“威尼斯式困境(Venetianisation)”。顾名思义,这个名词源自意大利著名旅游城市威尼斯。威尼斯式困境所指的即是旅游行业过于渗透到本地经济中,以至于随着本地设施逐渐被游客占用而导致普通居民生活愈显不便。

  范德伯格博士将其形容为一种“扼杀其他社会活动的一元化旅游社会”,而在阿姆斯特丹,这种现象意味着充斥着大木屐和郁金香的各种纪念品商店正取代当地服务设施。

  作为回应,阿姆斯特丹下令禁止增开新的旅游店铺和“啤酒车”,并对出租短租房的家庭提高了课税。

保护幼儿园

  但范德伯格博士认为这些措施并不合理。他说,其实“为游客们提供其他可选旅游项目更加有效,”比如说保持学校开放。他说,如果城市“扶持”像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这样的学校,威尼斯式困境“可以得到缓解,甚至摆脱。”

  因此,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以及附近的几家小学都在保留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住宅社区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我真不敢想象如果我们这家幼儿园不得不搬走后这附近的居民该怎么办,”萨莉·弗里切说,“家长们还能为孩子们做些什么呢?如果周围设施完善,邻里街坊当然也热闹繁华。如果没有了这样的设施,邻里街坊也维持不了多久。”

  “如果所有的房子都用来做短租,那整个街坊将不成街坊,也不会有孩子生活在这里。”

  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所在大楼的业主,非常认可这所幼儿园的重要意义。这家幼儿园也曾一度面临危机,那是在2013年,当时的管理运营商因为营业不善而退出。后来,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决定以优惠价格向“小世界”公司出租大樓,尽管这幢两层楼的楼房地处市中心位置,市场价格不低。所以,在可见的未来,阿姆斯特丹的游客们依然将会看到一群孩子们和老师们穿梭在这片红灯区。

  2017年夏天,一名游客在萨莉·弗里切带孩子们外出散步时拦住了她,问道:“你怎么把孩子带到这里?”她回答说:“我们不去别的地方啊,我们本来就属于这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