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骑龙顶人物 胡泽光 (4)
杨家死了一个不明不白的媳妇,这不是小事,三个单身汉都还等着找媳妇,这以后哪个女孩子还敢上门?

  杨民强是个犟种,不信邪,他凭着自己长得帅气,四处托人八方打探,一口气看了五六个女孩子,没想到却都是有始无终。人家一听说他是八十岁塆的,就开始紧张,就忍不住打听。遇上杨民强又是个直爽人,人家问什么,他答什么,竹筒倒豆子倒得一粒不剩。媒人给他补聪明,叫他不要那么老实,不要人家问什么答什么,要有挑选地拣无关紧要的说。他颈一犟,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面,事情明摆着,收不住扎不紧的事情,何必遮遮掩掩?媒人有点不悦,说,等生米煮成熟饭了,随你怎么说都行,但刚见面不能乱说。杨民强争辩说,关键是人家的生米根本就不进我的锅,怎么煮?媒人气得伸出一根手指,在半空中摇了半天,也没摇出一句抻抖话,一跺脚,拂袖而去。从此,媒人不再上杨家的门了,路上远远看到杨家三弟兄,也是绕道而行。

  不信邪的杨民强,经过几次挫折后,老实了,长叹一声,对两个兄弟说,我们请佛回家吧!

  杨民强在一个天高云淡的日子,步行二十里山路,找到兰溪莲花山莲花寺。这一路走去,走得杨民强心焦气燥的:天下哪有这样为人父的?丢下儿子不管,上山躲清静。上山见了妙才法师,他劈头盖脸就问,你为父不为,出家何用?妙才法师见了儿子,左手托着一长串乌黑的佛珠,一粒粒地捻着,右掌侧立于胸前,唱道,阿弥陀佛,施主有何见教?杨民强一愣,眯着双眼,望着妙才法师,上上下下打量半天。“扑通”一声,双膝落地,跪倒在妙才法师面前,恭恭敬敬地伏地三叩首,说,我有解不开的人生结,请妙才法师指点一二。妙才法师身子颤了一下,乌黑发亮的长串佛珠,风吹叶动般地一路往下抖动,抖出一声幽幽的长叹,说,阿弥陀佛,施主,人生本有命,何必硬强求?你请回吧!说完,妙才法师转身而去。

  令妙才法师意想不到的是,杨民强在莲花寺朱红的大门前,一跪不起,如伏地蛤蟆,双手着地,头抵铁壳似的土地,一下下地叩拜,边叩拜,边叫道,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菩萨救我杨氏门宗,妙才法师救我三兄弟……

  莲花寺有师徒二人,妙才为徒,其师八十有余,已是风烛残年,此时正双手合十,打坐在庙堂深处的禅房之中。外面的叩拜声,隐隐约约地传进禅房,打扰了专心参禅的师傅。师傅双耳微微颤了一下,又颤了一下,双眉微皱,唤道,妙才——

  妙才法师应声推门而入,心下慌张,被门槛绊了一下,踉跄了几步,稳住步伐,走到师傅身后,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师傅,有何吩咐?师傅抬手指指寺庙之外。妙才法师马上领悟,知道不好隐瞒,只好如实相告。师傅听了,轻叹一声,说,妙才一心向佛,此乃佛門大幸。但向佛是心愿,进庙皆有此心。听为师一句话,随儿子回去吧,心中有佛,万物皆是佛。

  妙才法师听从了师傅的吩咐,回了八十岁塆。可是妙才法师人是回了八十岁塆,心却还在寺庙里。

  回家后,三个儿子一商量,让妙才法师和老伴一起,住进老二新装修的楼房里。可是妙才法师摇摇头,说,让你妈住吧,楼房我住不惯,我就在老屋里住挺好的。三个儿子拿他没办法,只得随他。

  打扫老屋房子的时候,三个儿子挽起袖子打算参与,妙才法师伸手一挡,说,各自忙去吧!我好脚好手能动。儿子没坚持,各自忙去了。

  老屋是妙才法师出家前的老屋,那次倒塌后,在村两委、民政部门帮助下,重新立了起来。老屋后面是毛竹园,天刚蒙蒙亮,经过一夜凉风夜露滋润的小鸟,鸣叫声宛转悠扬,惊醒了妙才法师。妙才法师一头翻起,顺手捞住床头的电灯绳,“啪”地一声,灯亮处全是尘世生活格局。妙才法师愣住了,瞬间的恍惚后,他明白了,他已经还俗到尘世了。

  妙才法师叹了一声,盘腿坐在床上,左手贴近胸口,拇指食指相互搓动,如捻动一粒粒乌黑发亮的佛珠,右掌侧立于胸前,双目微闭,轻启唇齿。妙才法师终于找到了那种心如止水的感觉。他索性穿衣下地,出门洒扫室内外。可室内室外就那么大块地方,早被他打扫得一尘不染了。一尘不染也得扫,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再扫一遍,扫得泥土地发亮。他将俗世之家打造成了山上佛地,以身作则,当了住持。减餐减量,三餐改吃两餐,两碗改吃一碗,勤俭持家,戴发修行。

  金风送爽,秋菊遍地。时隔不久,竟然有媒人主动上门提亲,说这就好。当家人回来,去恶扬善,面貌一新,把山上的美德带到了人间。

  选自《问鼎》2017年冬季号

  责任编辑 丁东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