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饥饿的胃 (2)
我们大部分同学都没有真正地吃饱过,所以我们无法知道他们吃饱了还要继续硬撑是什么感觉。在吃到一半的时候,他们的脸开始比哭还难看。而我们,不知道怎么地,也开始不再羡慕他们。校长看了他们一眼,给我吃完!

  他们埋头继续吃,只是速度如蜗牛般了。围观的我们心弦也开始绷紧,他们还能吃吗?会把肚子撑破吗?

  不知道何时,一个同学哭了,泪珠子掉进了碗里;另一个似乎受到了感染,也哭了起来。校长问,以后还抢饭吃不?

  两人嚎啕大哭。

校长大怒,还抢不抢?

  不抢了,不抢了。两人拖着哭腔,异口同声。

  把剩饭带回去喂鸡,然后把碗洗好送到食堂去。以后要是谁再抢饭吃,我就让你们吃个够,今天暂时饶了你们。校长洪恩浩荡。

  两个同学哭哭啼啼去了。从那以后,校园抢饭之风戛然而止。原来,撑死比饿死还难受,何况我们还没到要饿死的地步!

  那是我的小學时代。

  到了初中,人人都需要打餐了,也没有带菜这一说了。那已经是2003年了,饥饿依然如影随形。除了一日三餐,再也吃不到其他任何零食。所以,一日三餐对我们格外重要。初中阶段,那是长身体的时候。人格外能吃,中晚餐都不够吃,早餐就更加了。说真的,初中三年,我就没有吃饱过。

  学校的食堂很大,有十个打饭的窗口,把餐票和碗递进去,里面的工作人员就给我们打饭。全校有一千三百多人,十个窗口,同时下课,那种排队的长龙可想而知。总有人喜欢取巧插队。为了杜绝此事,学校就安排了值日员,他们和小学时代的组长一样,长得高大威猛,他们拥有最先打饭的权力,可以随时插队。等他们打了饭,就站在窗口一边吃,一边守,防止有人插队。如果有人插队,值日员就可以拳打脚踢。如果胆敢反抗,他们就一拥而上。值日员们是很团结的。有了特权就有了潜规则,就有人行贿值日员。只是众目睽睽之下,值日员也不敢让他们插队,那是坏了规矩,犯了众怒。于是,值日员就帮那些关系户打饭。可怜那些老实的同学还在后面排队,往往需要排半个小时以上。

  人穷志短。在饥饿勉强,人,最没有尊严。

这该死的胃!

  读完初中,我因为家贫,没有继续上高中了。那是2006年的八月,我来到了深圳打工。虽然工资不高,但是好歹可以自主了,饥饿该离我远去了。不说山珍海味,普通的素食,一日三餐总是能吃饱的。但事实是,在三年后的2009年,我再次与饥饿狭路相逢。

  2008年,爆发了全球经济危机,我在那年年底,不合时宜地辞去了工作。2009年,等我再次出来找工作的时候,却找不到工作了。我身上并无积蓄,无处可去的我焦虑万分,我一天只吃一顿饭,很多时候拿方便面对付。那时候,我已经十九岁,没有脸面问家里要钱。家里也穷,没钱支持我,还指望我寄钱回去。在二十多天后,在我山穷水尽的时候,原公司的同事找到了我,叫我继续回去上班。好马不吃回头草,换做以前,我肯定不会回去。然而在饥饿面前,尊严不堪一击。我回去后,领导还给了我技术员的职位,我开始穿上了灰衣服(普工是蓝衣服),开始吃管理餐,管理餐比员工餐的质量高了几个档次。我已身无分文,戒掉了夜宵,戒掉了一切零食。还好,管理餐很丰盛,每次足够我吃饱。在一个多月后,我拿到了工资。那一刻,我觉得世界是如此地美好。

  到了今天,我的生活不知道比以前好了多少倍,工作环境也好了很多,想吃什么已经不再是问题,饥饿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但是我一直保持着小心与谨慎,勤劳与节约。也许是幼年时代穷怕了,我总怕自己一觉醒来,一无所有。饿肚子的滋味我再也不想体验,唯有拼命向前奔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