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长沙:你是无意穿堂风 (2)
返程的当天,我弄丢了车票和钱包。在报警之后,我想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林萧肃:我想要他来接我,想要证明自己于他而言,并非可有可无……于是,我用借来的手机拨通了少年的电话,终于得到了一个“等我过来”的承诺——

  可是,我在火车站等了整整一夜,启明星升了又落,人群来了又走,他依然没有来。林萧肃没有来。

  04

  我将红玫瑰PO到朋友圈,意料之中地得到了许多人的赞。他们或敷衍或真挚地询问我的新恋情,并祝我百年好合。

  可是,没有林萧肃,我要和谁百年好合?

  阿紫是清楚所有内情的人,却不好劝我太多,只在帮我插花时,簌簌地落下泪来。她说:“宁霜,你别这样……林萧肃都走了那么久了,没有人怪你了。”

  是的,林萧肃已经走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高中数学课,老师教我们概率论,说人们总以为小概率的事情不会发生,这是错误的。

  而当时的我们只顾着记笔记,却没想过这个概率也会作用于自身:比如有一天,关于车祸的新闻报道上,竟然会突然出现你认识的人的名字。

  明明车祸发生的概率并不高,明明车祸死亡的概率那么低,为什么还是会发生这种事呢?

  林萧肃出事后,我被禁止参加他的葬礼。天昏地暗,我一个人躲在家里看相關的新闻报道,看着人们对林萧肃的惋惜和对我的唾骂,眼泪和言语一样成为了无用之物,唯一能救赎我的竟然是死亡——我是真的想过要以死谢罪。

  可是,红着眼眶的父亲扇了我一耳光,他问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真的。我不知道我的电话会让林萧肃放下一切赶过来,我不知道他会坐上一辆黑车去火车站,我不知道那辆车会发生车祸……我不知道生命的无常,便只得接受世事的泥沙俱下:泪是真的,爱是真的,而错误也是真的。

  休学了一年,然后考上了湖南农业大学,主修植物专业。不知不觉间,我活成了林萧肃的样子:安静,温和,笃定,可以独自看一整天的云。只是,我还是想要再见林萧肃一面,不要救赎,不要宽恕,只想要告诉他这份爱意,告诉他,这些年来我全部的懊悔与自责……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只是,山洪终究会平息,留下的人只能带着缺憾,更加努力地生活下去,而心口上的疤痕则是花的种子。

  又起风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