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黑豆,或者反贼薛嵩(短篇小说) (4)
国师就站在城墙之上,他眼看薛嵩选择了黄金,便暗自一笑,回头对皇上说:“陛下,开门一战吧,万里国土仍属于您。”皇上大喜,亲自披袍上马,开门迎战。经过三天三夜大战,薛嵩损兵折将,节节败退,他怎么也想不到,天兵天将竟无一增援。他恨妻子怎么没按他的意思办事。战至第四天,只剩下薛嵩一人,忽见一刀下来,薛嵩的人头便滚落在了牛蹄边上。然而薛嵩还没死,他丢盔卸甲,往家乡方向逃亡,来时骑一头黄牛,回时,还是那头黄牛。国师见状,高喊:“穷寇莫追。”于是,薛嵩一路奔走,回到了家乡,他骑着老牛走在进村的路上。有一牧童,见牛上骑着一个无头人,惊呼:“嘿,那人没头怎么还不死?”牧童话音未落,薛嵩顷刻滚了下来,死去了。

  老弭说,村口东侧那一矮小坟头,便是薛嵩之墓。

  前面我讲到老弭后来在338省道开了一家粥铺。

  是的,有一天,粥铺来了一个客人,那客人见老弭眼熟,说十年前吧,弭书记您送了一个女人到我们卫生院,那时我还是卫生院的实习医生。老弭蛮惊讶的,说是啊是有这事。实际上他惊讶的是还有人记得他曾经当过书记。老弭说,那女人不是别人,就是文革时被天来踢了下体的黑豆。老弭当时慌乱,倒没注意卫生院的医生长什么样了。十多年过去了,竟然能相逢,想想还是蛮有缘分的啊。

  “当年多亏了你们救了她。”老弭说。

  “有个事,我印象深刻,當时没敢说——不知道那女的嫁人了没有?”那医生笑着。

  “什么事啊?”

  “那女的其实是个石女,说起来她还得感谢踢她的人。我们还给她做了人工阴道成形手术。”

  这倒是老弭没想到的事,他一下子想起好多年前,那时他还是书记,黑豆才嫁出去四天就回来了,黑豆说她肩上骑着神明,不能和男人同房……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老弭讲了。我已经记事,八十年代,我们还是小孩,那时只知道黑豆是个招神婆,神通广大,上可请神仙,下可约鬼怪。小孩们即使感冒发烧,也很少去找医生的,就找了黑豆,请个符,烧成灰,抹一指头到嘴里,就好了。后来,媒人猴母花找过黑豆,想撮合一对,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后巷的天来,他一直未娶,似乎就等着黑豆。黑豆没说话,指着门楼让媒人离开。几年后,天来得癌症死了,他的亲人来请黑豆招魂,看能不能说两句。黑豆在神龛前坐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说,招个屁。从此,黑豆烧了神龛器物,不再招神惹鬼,过了一般人的生活。近年,黑豆到莲峰寺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弃婴,兔唇,养到五岁还不会说话,是个哑巴。黑豆慢慢也不再说话,她和女儿自创了一套哑语,只有她们之间可以交流。

  陈再见,1982年生于广东陆丰。中国作协会员,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在《人民文学》《当代》等刊发表作品多篇,并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选刊选载。出版有长篇小说《六歌》,小说集《一只鸟仔独支脚》《喜欢抹脸的人》《你不知道路往哪边拐》。短篇小说《回县城》荣获第七届“茅台杯”《小说选刊》2015年度新人奖。现居深圳。

  责任编辑 冯祉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