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紫罗兰命案 (2)
“是这样。”

  “天黑之后,你没有再次前往?”

  “什么?当然没有!”

  “她用尽最后一点儿力气去抓住那朵紫罗兰,格列格先生。”

  “那正好是我在电影中的代号!”

  “你的目的可能是偷窃!”

  “你是在说……”

  “我是在说,我要对你进行进一步提审,格列格先生。你有权保持沉默,有权请求律师辩护。”

  一线生机

  琼斯·奎因乘机自纽约飞来,上午就到了拘留所,看起来像平时一样干练而镇定。“德夫,你怎么会卷进这种案子呢?”她在探囚室隔着铁窗问。

  格列格没法回答,只能说他是清白的。

  “你有律师吗?”

  “有一些本地的。”

  “我从纽约给你请一位。但是我首先要与这个彼格斯中士谈一谈,并看一看案发现场。”

  “你要出演侦探吗,琼斯?”

  “我要把你救出来,”她说,“无论花多大代价。”

  到了下午,她又来到拘留室,这一次是和彼格斯一起。格列格看得出,地方侦探非常钦佩她的办事能力,当然也包括她那漂亮的外部形象。

  “你对本案最感兴趣的是什么?”中士问琼斯。

  “我是电影公司的导演,并且是我推荐德夫参加拍摄,如果他被怀疑为杀人犯,这对我的声誉也有损害,更何况我认为他不会杀人。”

  “你支持偷盗杀人的理论吗?”

  “不,”琼斯说,“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麗莎也不可能在半夜时分开门让陌生人进屋。那么杀人者一定是个她熟悉的人。”

  “这样就把范围限制到了大约70个人。”

  琼斯·奎因摇摇头。“你忘记了她死亡时留下的信息,中士。我同意德夫的观点,丽莎不会想到他在剧中扮演的角色。她抓住那朵花一定另有原因。”

  格列格手指一弹打个响指。“格里勒送来的这些花,她指控格里勒。”

  “不是,”琼斯说,“不可能。现场证据表明她爬过第一瓶花去抓住第二瓶。无论哪一枝花都可以用来指明格里勒·凯丽的。”

  “那么又是谁呢?”

  “我不是侦探,不过我认为我能为你指出方向,中士。丽莎的双亲都是意大利移民。意大利语是她的第一语言,她的母语。她用那朵花并非用花的名字,有可能是用她的颜色——紫色。”

  “我不明白。”彼格斯诚恳地说。

  “刚才,我看了一遍剧组及演员名单,只有一个名字适合——沙姆·波普拉,那个音响师。波普拉在意大利语中表示紫色。”

  “我真是该死!”

  “中士,请马上把他监视起来,同时,把德夫·格列格放了。我在纽约另外又给他找了一份工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