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童年的春节(节选)
我童年生活中,不光是海边山上的独往独来,也有热闹的时候,那便是从前的“新年”,现在叫“春节”的。

  过年的前几天,最忙的是母亲了。她忙着打点我们过年穿的新衣鞋帽,还有一家大小半个月吃的肉,因为那里的习惯,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是不宰猪卖肉的。我看见母亲系起围裙、挽上袖子,往大坛子里装上大块大块的喷香的裹满“红糟”的糟肉,还有用酱油、白糖和各种香料煮的卤肉,还蒸上好几笼屉的红糖年糕……

  记得我们初一早起,换上新衣新鞋,先拜祖宗,然后给父母亲和长辈拜年。最有趣的还是从各个农村来耍“花会”的了,演员们都是各个村落里冬闲的农民。鼓乐前导,后面就簇拥着许多小孩子。到我家门前,自然就围上一大群人,于是他们就演唱了起来,有乐器伴奏,歌曲大都滑稽可笑,引得大家笑声不断。耍完了,我们就拿烟、酒、点心慰劳他們。这个村的花会刚走,那个村的又来了。

  元宵过后,一年一度的辉煌日子就完结了,大人们说:“从明天起,好好收收心上学去吧。”我们默默地听着,恋恋不舍地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寂寞之感,上床睡觉的时候,这一夜的滋味真不好过!

  冷玉斌 选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