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鸾山的红色记忆
鸾山系湘东地区的一座独耸之山,如鸾起舞,故名鸾山。北宋彭天益曾以诗句“鸾山配凤岭,金水绕银坑”形容此地。它位于湖南株洲市攸县一个山区小鎮,与江西省莲花县相毗邻,距井冈山约170公里。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鸾山成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是反“围剿”的前沿阵地之一。在残酷的革命战争年代,老一辈革命家朱德、彭德怀、滕代远、谭震林、萧克、谭余保等红军将领,曾带领红军战士翻越罗霄山来到鸾山一带,领导地方革命武装,开展反“围剿”、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

  1928年3月,根据中共湘东特委关于“湘东各县的暴动应一致向醴陵发展”的指示精神,攸县鸾山的党员发动了武装斗争。上垄的地下党负责人邹善章,原来组织“扁担会”暴动发动者之一,因劫富济贫而被赶至江西省,此时秘密回乡与刘龙、刘虎、刘棋、李彪、刘四一、刘德仔等积极分子会合,在上垄成立赤色暴动队,发展队员百余人,专门打击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严重震慑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8月,朱德率红四军一部挺进湘东,并深入攸县东乡山斗岭、分水坳打游击,以开辟鸾山、漕泊一带的革命斗争。

  红色思想的播种,很快吸引着愈来愈多的鸾山革命人士活跃在峥嵘岁月。1929年3月,洪清元、陈少一、洪冬林、赖文德、王任仔、黄石十五等漕泊、鸾山一带的农民,结伴奔赴莲花参加革命武装队伍,先后被中共莲花四区区委吸收入党,组建攸县支部,龙大仙(莲花人)任支部书记,受莲花县委领导。他们组织递步哨,回县开展打土豪斗争,先后在皮佳、满江、漕泊捕捉土豪洪如泰、洪占雄、贺月槎等,为红军筹助给养和经费,给革命提供保障。次年9月,工农红军湘东独立师在江西省莲花县一、二区赤卫军配合下,出击漕泊、七里、皮佳、鸾山等地,发动当地群众举行武装示威,建立苏维埃红色政权。会议选举产生县苏维埃政府委员25名,杨中尧任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会议还任命了各区苏维埃政府领导人。会议决定:扩大革命武装,平均分配土地,创办东冲兵工厂。革命的号角吹响在鸾山的上空。

  革命的种子也遭遇风雨的摧残。在白色恐怖里,湘东白军提出血腥口号:“三冲两漕,杀绝人毛,带个石桥。”为了镇压和“围剿”攸县苏区,白军在新漕村牛形岭上修筑了三座碉堡,每座碉堡四周又挖了一丈多宽的战壕,战壕内埋藏密密麻麻的尖竹桩。为了打掉这三座碉堡,1929年4月,湘东苏区莲花独立团一连连长贺国庆率领战士开赴攸县漕泊,配合洪根元和赖文德领导的农民赤卫军,向新漕白军碉堡发起突然袭击。红军战士冒着敌人火力接近碉堡。贺国庆猛冲上去,几脚踢开碉堡门,跳进去挥着大刀猛砍,怕死的敌人纷纷举手出来投降。霎时,碉堡被炸成一片废墟。正当贺国庆带领战士继续进攻第二座碉堡的关键时刻,不幸被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小腹,肠子都流出来了。但是,他一边忍痛把肠子塞进小腹,一边带领战士向前冲。由于伤势太重,贺国庆最终倒在碉堡下……但跟在后面的洪根元和赖文德带领战士继续战斗,接着炸毁了敌人两座碉堡,这次战斗以炸掉新漕的三座碉堡而胜利结束。

  革命思潮汹涌不息,攸县苏区迅速扩大,三区由原来的新漕、老漕、七里三个乡,发展了皮佳、南岸、下垄、上垄、东院、邹家坊、龙会、咸周、大江源9个乡。通过扩大红军队伍,一次又一次冲破敌人的封锁,粉碎了敌人第三次“围剿”。由于驻攸敌军发起总攻,攸县苏区陷落,县、区、乡三级革命机关并数千名革命群众被迫转移到江西莲花县,但反击敌人的战斗从没有停止过。1935年1月,红独立三团组织革命群众奔袭攸县老漕、水头(皮佳)、香山仙、白石冲等地,取得了重大胜利,夺获了大量物资。同时,谭余保、吴金莲、尹德光等革命人士多次深入荷树下、南源活动,恢复荷树下、虎形里等地的党的秘密支部。接着,红独立三团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五次反“围剿”战斗中,红军与驻扎在鸾山、漕泊一带的国民党反动军队进行拉锯式的战斗,取得了反“围剿”的多次胜利。

  红军北上抗日后,鸾山镇的革命人士谭余保在危难中受命于湘赣临时省委,带领一支游击队,辗转在鸾山太阳山、柑子山、凤凰殿、水晶岭、大和仙和柏市棋盘山等地。尽管这里地形险要,进可攻,退可守,回旋余地大,但他们克服种种困难,穿林海,钻山洞,吃野菜,忍饥挨饿,不怕牺牲,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斗,与敌人周旋,大大地长了苏区人民的革命志气,一次又一次地挫败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革命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然而,鸾山儿女,紧跟共产党踊跃参加革命,浴血战斗,为国捐躯的精神犹存。

  责任编辑:黄艳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