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黎明湖的月亮
那天晚上,时晴时阴,有大朵的黑云从西天边涌来。我说,要下雨了,咱们今晚不走湖了,回吧。朋友老黄说,天气预报说是有阵雨,没事的,下一阵儿更凉快。老黄行伍出身,又一直当领导,喜欢说了算。退休后,英雄没有了用武之地,挺失落的,今天就让他说了算一把吧。于是,我们就沿着黎明湖边的甬道向北前行。

  往日,傍晚的黎明湖游人如织,走湖的,跳舞的,练剑的,打太极的,抖空竹的,吹唢呐拉二胡的,等等,等等,像一个大游艺场。今儿个,偌大个休闲场所,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冷冷清清,空空旷旷,偶尔碰见一两个人,也是在匆匆忙忙地赶路,只有我们两个,视黑云如无物,傻呵呵地边走边聊,而且还热火朝天。

  一阵冷风吹来,那片黑云就到了头顶,雨哗啦哗啦地下上了。老黄还在抱怨,说是阵雨,咋下这么大?我说,天气预报说是阵雨,没说是小雨,下多大都对,快跑吧。于是,我俩抱头鼠窜,跑到了啤酒广场,在酒吧间后身背风的墙根下避雨。广场上已经没有人了,酒吧间里还是很热闹,灯红酒绿,人头攒动。老黄说,咱俩也进去喝杯啤酒吧,我说,来这地方的都是年轻人,咱俩个老东西像落汤鸡似的,进去不影响人家情绪吗?老黄说,也是的。我俩就站在墙根儿闲聊。实际上,我已经闻到了老黄身上的酒气,看来晚上喝了不少,七十来岁的人了,再喝,身体会受不了的。

  和老黄在一起是不寂寞的,他记忆力好,爱学习,是个百事通。尤其对政治、军事感兴趣,说起来引经据典,滔滔不绝。日本首相遇到麻烦,新加坡总理家族内斗,韩国推迟萨德部署,“台独”变换新的花样,还有美国,菲律宾,卡塔尔,俄罗斯怎么怎么地……说起国内情况,更是如数家珍。政治形势,经济状况,说得头头是道。他的消息来源都是从正规媒体得来的,真实准确,从不传播小道消息。用当下比较时髦的话说,都是正能量。

  说着说着,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可是,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天就像被谁捅了个窟窿,雨越下越大,我说咱们别白话了,都十点多了,到前院看看,能打上出租不?我俩就用手捂着脑袋,顺着墙根跑到一个叫“满满海”的酒吧门前雨搭下避雨。停车场上都是私家车,一台出租车的影子也没有。雨大,风烈,天冷,我俩穿的都很少,抱着膀,缩着脖,还直打哆嗦。这时,从屋里走出来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女孩子,中等个,清瘦,白白净净的。她走到我们面前说,大爷,你们进屋避雨吧,外边冷,别感冒了。我就有些受宠若惊,忙说,不了不了,我们身上又是水又是泥的,把屋里弄脏了,影响你们生意。女孩笑了,说,到家门口了,请进来避避雨是应该的。啥泥了水了,一擦就干净了,你们要冻感冒了,可就不是小事了,快进吧。女孩子说的很诚恳,实心实意的。老黄说,那咱俩就进去喝杯酒吧,我说也只有这样了。

  夜已深,大厅里已经没有顾客了,只有包间还不时传来欢笑声、碰杯声。女孩把我俩安顿到椅子上坐下,就又回到吧台前忙了。老黄说,给我们来两杯啤酒吧!女孩说,避雨就是避雨,别喝酒了,天凉,再喝凉啤酒,该感冒了!说着,又笑了,笑得很灿烂,看年纪,她也就二十来岁吧。

  不喝酒干坐着,就有些尴尬,想说点什么,也找不到话题了,我俩就又走出酒吧,到门前站着。雨小些了,可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风吹来,身上凉飕飕的。这时,女孩又走出门来,说,你们俩老爷子,还是进来吧,感冒了咋整!说着就把我们推进了屋,让到椅子上坐下。轉身提一把壶来,倒了两杯水,放到我们面前,轻声安慰着,别着急,喝点开水,雨停了再走。温馨的话,像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水没沾唇,我的心里就热热的了。我问女孩叫什么名字,她递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张月月,客服经理。

  临近午夜的时候,雨停了,天晴了,经过雨水清洗过的一轮新月,清亮亮的,挂在黎明湖的上空,洒下一片银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