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坐井观天者的困乏(上) (3)
莫非,我们真的都憧憬过被那未来之人谈论?

  有时结论恰恰相反。因为时光不再了,对于无感知的时空,消逝之速难以预测。在一半新一半旧的世间,仍然有同样的主题在延续。同样是意义作祟,风吹草木,阳光明媚,但彼時我们的灵魂已然处在“迷失”之中。一种“无我”之感时时在渗透。

  直至我们的所有,都进入无意义的虚空。

  而我们的书写,几可视为“对遗忘的存储和占有”。

  那天赋般的灵感,是“神明的赐予”。一种自我救赎。

  ——“他着迷于自己的灵性,仿佛那是一种异在之物”。

  审视录

  很多时候,我们生活过的许多部分都在骗我们。时日愈久,这种被欺瞒的感觉更重。

  是的,在许多人看来,那真正的部分尚未开启。我们时时都有推倒一切重来的冲动。

  但这终究是可笑的荒芜,那一切值得原宥的其实并未完全发生。有一些力量,本来不曾强大到可以改变世界的地步,但在有“缺陷”的自我主义者眼中,这力量无比笨重,可贵而突出。

  我们的生活就这样一天天地终结在“内心之魔”中。

  我们在自己所定义的生活中困守,独居一处。因为没有适时疏导,而变成生命丛林中的异人。

  我从未相信过任何权威。在我同样有“缺陷”的自我审察中,真是吾道不孤。

  我们彼此彼此,皆为同路人。

  但这真是群体性孤独的共同索求,只要我们的生活可以坚守,我们从未求告任何人。在同样坚定的祖父母那里,我们的生存几乎就像一个远年的洞窟。我们以自己的寒微之力,解救自己的整体,孤寂岁月中的大多数。

  尽管如此,我们生活在自我设置的假象之中的事实仍在。许多年来,我们被自我的“意识”蒙蔽,无视那绝对性的更为广阔的外在“世界”和“时间”。

  许多年来,那宁静的诗篇根本无法诠释的许多事实俱在。

  而我们始终徘徊在那临界之点坍塌前的漫漫岁月。我们终生未遇那真正可以考验灵魂的一刻。

  在琐碎、麻木度日和建立一个思想国之间,我们已经逐步地倾向于前者。怀恨之心,嫉妒之心如此难以遏止。

  我们如此流失于某些狭隘的困局之中,如此率性而坚定。

  很多时候,我们的隐性命运正在发生。时日愈久,那种被迫遭逢的感觉更重。但在我们自身所建立的“主动性虚无”之中,并没有任何迹象证明这一切足以涵盖我们的一生。

  在那秘密的“虚无”之中,有恋人和亲朋,宿敌与路人,一切在我们之余的都会起作用。他们以不断身老之姿陪伴我们体味人世。

  关于局限的认知:“我们从来不能揭露与我们的认识、趣味、行为的局限相符的种种偏见,来解放自己。”

  那一切既定的并非全然作数,有时,我们是在犹豫之中走上歧途,那命定之责来自我们看不到的暗处。

  因为时间向前,一切可能性只是唯一。

  我们皆是看不清的“自己”。

  是啊,那唯一性如何破解?

  单一性的沉默

  单一性的沉默与思索并非绝对没有意义,但我们相信,即使是最为纤细入微的心灵都很难把握我们所处在的那一刻的所有动机。很多时候,我们写日记的目的或许在于,及时地挽救与弥补记忆的不足,使旧日生活能以不变的延续性抵达我们的所知。迄今这种颇有成效的做法记载了很多伟大的“思想”,而我们明白,一切著述的来源或许都在于这种枯燥的累积。

  日记确是伟大事物的先驱。

  但日常生活却鼓励动作性和有着丰富的表演经验的众生,在喧嚣的合唱之中,狂风海啸,野马尘埃,都被席卷而来,席卷而去。距离如此之近,我们却看不到真正的事物表情。

  当然,在经验主义者看来,一切纷乱之中,都密布奇迹。

  我们在平和的教育之中,自然从来不会想到另外的可能。

  那沉思冥想者是我们的兄弟,亲朋或者敌人。而站在世俗的角度,我们在沉默之中所固守的内在辨识并无助于我们面对接下来的无数时刻。平静生活的暗部仍然遍布着最为隐蔽的尖刺与荆棘。

  不能不说,我们仍然身处被歪曲与变形之中。

  但那种单一性的沉默显然应该降落在更为开阔的河道之中。所有的水流都带不走的沉积物是建筑我们今天一切思想的基石。

  我经常难以置信的是,这个小小寰宇,何曾有多少领地,可以藏储自古至今的一切文明?

  “喧嚣的合唱”过后,那一切声响都归于安静了,在一切“大声”之中,是否有致密的物质留存?

  有时我觉得完全无趣。在一切徒劳无功的生活中,我们犹如被牵线的木偶一般昏昏然度日。在一切被想象的生活中,我们只是那个身不由己者,却迷恋于被一切外在之力操控。

  身不由己:这是我们为了获得一种存在感的本能举措。有时在一种强制之力到达之前,上苍已经为我们打开了一双洞察之眼,但我们放弃了这次机会。

  只有一种置身于群体中的强制性定位可以使我们远离孤寂?

  如今,愿意选择沉默者已经越来越少了。

  在浮动如云的人丛中,这是格外独特和单一的种族。

  有时,我觉得只有异常强大的心灵才可以领略这种真正的,率性的自由。只有真正的心灵才与上帝的声息相通。在我们的“历史”之中,我格外青睐那些淡定而有持守的人格平衡之人。

  在我们的“历史”之中,“我”已然无救。

  如今我所有的自我追寻都已经大大地滞后了。在我谦卑屈辱地忍耐之时,我多么需要接受一种内在的自我教育和疏通。

  我终归仍是缄默无声。面对天空和星群,我觉得一切言辞都是无益的。面对无可挽回的流逝,我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我曾经有过,但迄今已无丝毫伪道德感和狂热。

  识见集

  我们的生活总是未完成的。所谓完整性,只是多数时候心有不甘的一个寓言罢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