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通往奥斯卡最佳影片之路
1940年5月,刚刚当上首相的丘吉尔面临严峻局势。二战开始9个月,法国投降在即,墨索里尼统治下的意大利加入德军战线,几十万被围困在法比边境的战士们,在德国空军的轰炸下,随时有可能全部阵亡。当然,克里斯托弗·诺兰和加里·奥德曼会告诉各位,最终,还是丘吉尔赢得了胜利。

  离3月4日奥斯卡揭晓只有不到1个月,银幕上的丘吉尔还能赢得胜利吗?

  奥德曼在《至暗时刻》中饰演的丘吉尔,很有可能让他拿到最佳男演员奖,而讲述同一事件的《敦刻尔克》能否赢下最佳影片,前途却并不明朗,它随时有可能被其他几位竞争者超越。

  获得最多项提名的《水形物语》实力自然不容小觑,紧随其后的《三块广告牌》和《逃出绝命镇》也都是强有力的竞争者。事实上,不仅是诺兰的《敦刻尔克》,今年入围最佳电影的8部影片,要想脱颖而出,恐怕都需要好运气、厚脸皮,或许还得来些丘吉尔最擅长的——政治技巧。

  那么,到底有没有一条能通往成功的捷径?这些影片又需要选择怎样的策略,才能找到这条路?

  今年奖项季的两大宠儿无疑是《水形物语》和《三块广告牌》,只是这两部影片现在碰到了一个麻烦,那就是它们都来自同一家发行公司——福克斯探照灯。如何在推广其中一部时,不让另一部被忽视,将是探照灯需要应对的挑战。

  《水形物语》为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拿到最佳导演的提名,而执导《三块广告牌》的马丁·麦克唐纳却未能入围,这无疑为前者加了码,也代表了后者的一点劣势。对《水形物语》来说,最佳战略是复制2016年《荒野猎人》 “对战”《聚焦》时使用的办法:强调这部作品出自一位真正的电影人、视觉大师之手。2016年《聚焦》最终赢得了最佳电影,而执导《荒野猎人》的亚历桑德罗·伊纳亚里图拿到了最佳导演的小金人。

  与此同时,《三块广告牌》应该让马丁·麦克唐纳更多地站到公众面前,以及更多地将宣传亮点集中在演员的表演上,毕竟剧中主角的表现也可谓年度最有张力的表演之一。在这一点上,拿到三个表演奖提名的《水形物语》也是一样。

  如果最佳影片没能在《水形物语》和《三块广告牌》之间产生,那其他影片确实也有希望:以黑马姿态入围的《霓裳魅影》、爱情题材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关注“五角大楼文件”的剧情片《华盛顿邮报》,以及惊悚片《逃出绝命镇》。尤其是最后一部,其获得的支持绝对超出之前的预期,甚至帮助主演丹尼尔·卡卢亚(Daniel Kaluuya)拿到了最佳男演员提名。这部影片还传达了强烈的反种族歧视信息,在“奥斯卡太白”这一争议话题过去2年后,这部影片在公众看来几乎是绝对“政治正确”,胜算颇大。

  当然,如今好萊坞的最热话题和热词是“me too”和“Time's Up”。而《伯德小姐》正是随着这股浪潮入围的最佳影片竞争者,另一部由女主角挑大梁的《华盛顿邮报》,多少也借了这阵“东风”。《伯德小姐》的两位主演西尔莎·罗南和劳里·梅特卡夫都拿到了表演类提名,但更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影片的女导演格蕾塔·葛韦格——奥斯卡有史以来获得最佳导演提名的女电影人,算上她也只有5人,而现在的时机更是刚刚好。葛韦格自己的故事可以和所有的女性产生共鸣,但其中尤为重要的群体,当然是那些同样在好莱坞打拼却被视为二等公民,长期被忽视的女性电影人们。

  如今看来,讲述历史的《敦刻尔克》似乎成了最不“时事”的电影 ,但现在已经不能“撤退”了。诺兰的这部作品仍是一部佳片,或许称得上是全年影片中在“工艺”标准上最高的一部。《敦刻尔克》获奖的最好办法也许就是强调这一点,同时像当年的丘吉尔一样祈祷,让上帝为其助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