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虚构(十一首) (3)
困境仍然非常明确:我们只有依赖于想象力

  才能穿过这崩塌的阶梯。而眼底河山

  不露悲喜,不设悬疑,用一种近乎完美的

  节奏和腔调:让语言之所及

  如这野外的灰烬自我熄灭。风不断修辞

  从危崖的缝隙、事物的顽疾涌进

  它就是一名固执的朗读者……,我肯定

  却从来没有翻阅到预定的最后一页。

  但似乎有一种回声,使我们折返至一段路

  最艰难的部分。携带的坚果还没来得及剝开

  便掉落在模拟的陷阱中,这不是真正的

  景象。多危险啊……,是的,此刻不能将它

  唤醒,来辨析“我”和“我们”之间的联系。

  除非是接下来的诵读诞生一种新的认识危机:

  比如将巨石搬到山顶,支撑倾斜的风口……

  比如将流水引回天空,倾倒给寡言的星辰……

  比如这些低处的栗木,修正了自己的发音……

  雪夜访友虚构

  ……更多的空旷是来自我们之间的沉默。

  去访你时,大雪落在丛林、车窗……

  人群和过去的路……。这是我唯一见过

  无声的导师,教会我辨识与解析:

  途中无限可能的虚实,转换成我们即将

  说出的语言。为了使这次见面,

  能够承受往昔的欢愉,雪和漆黑的夜晚,

  草拟出可能存在的藤蔓。每一株都是新的

  它们展示各自的偏差和精准,如现在踏出的每一步

  但并没有显露出最脆弱的部分。

  “这是一种易耗的循环,这是命运的痕迹……。”

  这些年我反复书写:否定对最擅长的抒情,

  以为所有爱着的事物,已被覆盖在幸福深处。

  令人愧疚的是,此时巨大的空白下:

  没有什么是可信赖的密码,能够打开这迷宫。

  出发前,我便想象与你和解:岁月假寐,

  群山葱茏不语,只见溪流索离自责……。

  我像一只冬天的猎犬,这一路走着走着,

  心怀忐忑与炙热、惶恐和理智,只怕原谅了

  暗处的刀刃。走着走着,我与大雪一起

  形成互相照耀的光源……,如同找寻到一条

  通向自我警醒的秘径。所以有了避开的

  借口:谎称访你不遇而未心生羞耻。

  这样的情景,像回到多年前的某个时刻 ——

  视野所及之雪摒弃秩序落下,大地空盈而甜美

  那时我们还年轻,以为在雪地捕获一种隐喻

  就能摆脱自身缺陷画地建造的栅栏。

  其实那是生活杜撰的诱饵,我们只得缄口不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