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莫问初阳(三) (4)
林居然来得很快,她常笑初阳的电动车,这回,更是肆无忌惮地打击了初阳一番。不是初阳不想买车,而是汽车之于她用途不大,她是个狗仔,万一哪天发现某个明星的身影,等她找到车位把车停好,明星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经济紧张。为了买房,初阳花光所有积蓄,还得承担高额房贷。林居然常说她:“东津市房价这么高,你逞什么强?找个有房的男人不就行了,自己买辆小车开开,免得风吹日晒老得快。”

  不过,林居然也没自在到哪儿去。两天后,初阳接到她的电话,她在那头可怜兮兮地问:“你能不能收留我一阵子?”房东突然要收回房子,不惜赔付违约金,让她赶紧搬走。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林居然只好来投靠初阳。

  初阳对她表示欢迎:“求之不得。不过,小妞,你得和我睡。”初阳的房子虽是两居室,但次卧被她改造成了摄影棚。

  林居然道:“没问题,我还可以给你当模特,多拍几张方便我发朋友圈。”

  林居然很快搬进初阳家,莫峻言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含蓄地提醒初阳还欠自己一顿晚饭。

  初阳头疼。

  冥思苦想一整晚,她终于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周六一大早,她风风火火地出门,回来时已是下午,林居然正窝在沙发上看韩剧。初阳兴高采烈地往林居然身前一站,神秘兮兮道:“我要给你看一件东西。”

  林居然盯着她:“什么?”

  初阳穿了一条开襟连衣长裙,开始解扣子。

  林居然觉得莫名其妙:“喂,我对你不感兴趣。”

  初阳继续解衣扣。

  林居然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你……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初阳上身只穿着文胸,在她裸露的肌肤上,是大片大片的伤疤,像是多年前的旧伤,从胸部开始,覆盖整个腰腹,往下延伸到大腿,丑陋狰狞的疤痕在皮肤上蜿蜒。后背也未能幸免,超过三分之二的皮肤覆盖着坑坑洼洼、丑陋不堪的伤疤。

  看一眼,林居然就头皮发麻。

  她跟初阳同住一间宿舍四年,分明记得初阳不是这个样子,她觉得奇怪:“什么时候弄伤的?”

  初阳嘴角上扬:“今天。”

  看她得意的神情,林居然猜到什么,上前几步摸了摸她的疤痕:“假的?”

  “我认识一个造型师,她专门和剧组合作,最擅长恐怖造型,弄假伤疤是她的拿手活。我请她帮我做了这套。”初阳问林居然,“怎么样,看着像真的吧?”

  林居然浑身起鸡皮疙瘩:“太恶心了。”

  “恶心就好。”初阳十分满意,“我可是花了四千块钱。”

  “花四千块钱给自己买了一身疤……”林居然理解不了她的智慧。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初阳慢条斯理地穿衣服,自信满满,“相信莫峻言在看到我这一身疤后,就会对我彻底失去兴趣。”

  然后,他们分道扬镳,从此不相往来。

  林居然打击她:“万一他口味清奇呢?再说,关了灯,谁还看得见?”

  初阳抄起沙发上的抱枕朝她扔过去。

  这一回,她做好了充分准备。她化了妆,换上一套半身裙,临出门时,她还向林居然借了车,让那暧昧的小电动车见鬼去吧,约会过后谁也别送谁,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初阳没再迟到,两人约在步行街的入口处见面,莫峻言听说她开车来的,略有些意外:“买车了?”

  “朋友的。”初阳回答。

  “哦。”莫峻言发出短暂的鼻音,两人并肩走进步行街,他又说,“这个月底有车展。”

  “是吗?”

  莫峻言点了点头,问:“你喜欢什么样的车?”

  “漂亮的。”初阳随口道,女人都是“外观控”。

  莫峻言发出轻笑声:“前阵子见人开过一辆玛莎拉蒂的红色轿车,外观不错。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在车展上看看别的也行。”

  这是打算送她车的意思吗?她有点受宠若惊:“我不需要。”

  “可我想买给你。”

  他话说得很轻,自然得如潺潺流水,初阳却有点晕。“我想买给你”——寥寥几个字胜过千言万语,这一定是初阳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傍大款,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何况对方还模样俊朗。

  连拒绝都艰难,初阳过了几秒才开口:“不,不……”

  “不过,”莫峻言打断她的话,“我有条件。”

  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初阳知道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

  好吧,你说吧,等你说完,我就做出义愤填膺的表情,利落地跟你分手。

  她却听到莫峻言道:“條件是,以后开车不能穿高跟鞋。”

  “啊?”初阳意外。

  莫峻言低头看着她的脚:“这样开车不安全。”

  初阳穿的是八厘米的高跟凉鞋,她干笑:“今天出门太匆忙,忘了。”

  莫峻言嘴角微微上扬。

  初阳之前想说什么来着,她脑子有点混乱,还没想起来,又听莫峻言道:“我们今天吃什么?”

  今天是初阳请客,地方由她定,她指了指前面的购物商城:“去那里好了。”

  初阳上次给五楼的“小渔湾”拍过菜肴的照片,老板请她吃了饭,那里的鱼做得很有特色。店里装修也极具风格,门口落地窗处是假山睡莲,水流顺着假山流下,带动小水车缓缓地转动。店内木桌木椅,墙上是大片大片的壁画,鱼戏莲叶图或是乡村风景画。

  店内是小资消费,在初阳的承受范围内。

  她把晚饭地点选在此地还有另一个原因,这里是购物商城,楼下不少女装店铺,饭后她可以去看看衣服。到时候她选一套稍短点的裙子,或是露点后背的衣服换上,莫峻言就会看到她身上的伤疤。她再跟他比画一下身上的疤痕有多大,她连原因都想好,就说是小时候不慎烫伤,当时还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莫峻言一定会望而却步。

  晚饭吃得还算愉快,埋单时,初阳问:“我想买两件衣服,待会儿你能帮我看看吗?”

  “好。”

  二人离开餐厅,乘扶手电梯准备下楼。初阳正准备踏上楼梯时,忽然觉得掌心一热,莫峻言抓住了她的手:“坐电梯要小心。”

  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她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想抽回手又不敢,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人明明是自己。

  楼下有卖冰激凌的店铺,初阳像看到了救星:“我想吃冰激凌。”她抽出手朝着店铺小跑过去,仿佛想吃到极点。

  冰激凌的铺子生意很好,门口排了很长的队,莫峻言信步走过来,他似乎不喜欢排队,眉头微蹙。初阳怕他过来拉自己,道:“你在休息座椅那边等我好了。”

  莫峻言没动。初阳继续建议:“不然,你去男装店转转。”旁边就有几家男装店,初阳指了指。

  “我不穿这个牌子的衣服。”莫峻言说。

  对,他的衣服都是意大利的名师手工剪裁制作,再空运过来。初阳摊了摊手:“我买不起。”

  莫峻言盯着她:“你买?”

  初阳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断,想了想,道:“我的荣幸。”

  就当是分手礼物。初阳劝说自己。

  “好。”

  莫峻言改了主意,朝不远处的一家男装店走去。

  初阳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买了两个冰激凌球,捧着杯子刚拐过扶手电梯,迎面有人走过来,她扫了一眼,随即呆住。

  席文!

  他回来了。

  (未完待续)

  下期内容预告:下期内容不得了,初阳的正牌男朋友被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挽着,正好被初阳撞个正着,他不是应该在美国吗?怎么劈腿了?!如何化解这份尴尬,请看下期精彩内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