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年苦守高墙外:到底是不是你拐走了吾儿?(下) (1)
[前情提要]上一期我们讲到,余炳惠在4歲幼儿余龙失踪后,辗转多年才找到拐走儿子的昔日工友冉桂平,可冉桂平却因为犯了其他案被捕入狱,且对拐卖余龙一事矢口否认。余炳惠为了感化他,把家搬到了监狱附近,每个月去探监。这份苦心,到底能换来怎样的结果?本期我们将为你彻底揭晓答案——

  十年探监问候,人贩子良知战栗

  余炳惠还是只能死盯冉桂平。自从见他第一面,余炳惠做得最有规律的一件事情,就是每个月都要去探监冉桂平。是的,他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冤枉了冉桂平,怀疑过自己所做的一切会不会成为无用功。但他除了死盯冉桂平,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在他看来,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儿子不是他拐走的,也一定和他脱不了干系,因为儿子是被他带出去的,至少可以从他这儿获得有价值的线索。余炳惠觉得自己必须在冉桂平出狱前,撬开他的嘴,让他至少说出孩子的下落,否则他一出狱,就又找不到了。

  2010年1月14日,余炳惠照例又来探监,除了给冉桂平带来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还从包里掏出一双布鞋,一些麻酥果子,一包腊肠。他对冉桂平说:“这些都是你嫂子特意给你做的,你嫂子说下个月就过年了,我们可能要回老家,不一定有时间来看你,这次就给你带来。”冉桂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对他说:“余大哥,你替我谢谢嫂子。”

  也正是这次见面,狱警们发现,冉桂平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减刑的欲望变得空前强烈。冉桂平积极改造。当年年底监狱减刑名单中就有了他的名字,因工作中表现积极,他第一次获得2个月的减刑。此后,他一直严格要求自己,2012年,他又再次获得减刑2个月。

  2014年3月初的一天,冉桂平与一名同样犯有抢劫罪的狱友聊天时,这名喜欢吹嘘的狱友无意说了一件事:两年前,他在广东深圳宝安盗窃,曾惊醒一对正在睡觉的夫妻,夫妻俩先后冲出来抓他,被他分别持刀将对方捅倒在客厅地板上才逃脱出来。狱友身上还带着没破的重案。该不该举报?冉桂平犹豫了。举报,对狱友是不是显得不仗义?不举报,那对倒在血泊中的夫妻不也沉冤难雪?犹豫再三,冉桂平还是决定举报,这让他又获得了一年半的减刑。到2016年8月,冉桂平得知自己2017年2月就可以提前出狱。

  2016年8月14日,当余炳惠再次来探监时,冉桂平如实透露了自己减刑的消息。这对余炳惠来说,不是个好消息,他担心他出狱后一走了之,自己十年高墙外的蹲守,会成为泡影。接下来的日子,余炳惠变得惴惴不安。

  2017年1月14日,余炳惠再次探监,得知冉桂平的具体出狱时间是2月27日。他终于控制不住了,大哭着追问冉桂平:“小冉,你下个月就出狱了,我再次求你告诉大哥,孩子到底卖到哪儿去了?”

  冉桂平依然很平静:“出狱那天,你来接我吧。”顿一会儿,又说:“一定要来接我。”余炳惠定定地看着他,终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内容:他不会跑,他有话要告诉我。

  27日终于到了,一大早,余炳惠在监狱门口接到了冉桂平,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将他接到自己的住处。一进门,冉桂平就给余炳惠跪下了:“余大哥,对不起,余龙的确是我拐走的。”

  其实,余炳惠并不知道,自从他第一次来监狱探监,冉桂平的内心就深深被触动。那天,看到余炳惠,冉桂平真希望他是来看望别的犯人的。可当他看到余炳惠直直地向自己走来时,他开始感到急促不安。他在心里准备着挨余炳惠一顿臭骂,他想:你骂你的,我不承认,你奈我何?

  可冉桂平没想到,余炳惠并没有骂他,还给他存100元钱。当余炳惠含着眼泪离开,冉桂平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服刑后,第一个来探监的竟是自己重重伤害过的工友。从那以后,冉桂平就有了赎罪的念头。

  后来,得知余炳惠为了方便每月来监狱看望自己,离开了打工多年的漳州来到陌生的泉州重新找工作,而且每次探监都给自己买来日常生活用品,俨然把他当作犯了错的亲人一样看待,冉桂平的内心慢慢被感化了。他好几次都想开口承认,想告诉余炳惠孩子的去向。可他又有所顾虑,担心探监室里有录音设备,一旦开口承认拐卖余炳惠的儿子,万一被录音,就可能成为证据,给自己加重刑期。几年的监狱改造,让他知道拐卖儿童是重罪。可不说,每次看到余炳惠来探监,总是含着泪水离开的样子,他的良心就一次次受到折磨。可他能怎么做呢?唯有一次次减刑,早日出狱帮忙找孩子!

  面对跪在面前泣不成声的“仇人”,余炳惠怎么也恨不起来。他将冉桂平扶起来:“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只要帮我找回儿子,我就什么都不计较。”

  出狱三天再投案,儿子归来大团圆

  冉桂平告诉余炳惠,当初,他把余龙带出来后,便去到漳州市城北车站附近。当时,他心里很慌,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把孩子卖掉。当他带着余龙在车站附近的街上徘徊时,引起了旁边一家食杂店老板娘的注意。她上前来跟冉桂平打招呼,问他这小孩是怎么回事。冉桂平悄悄地对她撒谎说,这个孩子从小失去了父母,是个孤儿,他是孩子的叔叔,想帮孩子找个人家。老板娘便给了他50元钱,又帮他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来,说帮他联系。三天后,老板娘来到冉桂平的住处,经过讨价还价,给了他3500元,便把孩子抱走了。

  当天,冉桂平便带着余炳惠前往火车站寻找那家食杂店。到那里,才发现那间食杂店早没开了。不过他们打听到了这个老板娘的名字,叫陈秀珠,接着打听,又找到了她的家。冉桂平让余炳惠假装是他的哥哥,也是孩子的父亲,想来看看自己的儿子过得好不好,希望借此套出孩子的去向。然而,当他们来到陈秀珠家时,陈秀珠并不在家,只找到了她丈夫。陈秀珠的丈夫听了起初并不承认,当冉桂平说出当时卖小孩的情景,并一再对他说哥哥只是来看一眼孩子过得好不好,没有别的意思时,陈秀珠的丈夫终于解除了戒心,对他们说:“那家人好像有两个女儿,想要一个男孩。你们放心,那家人很富有,但具体卖到哪里我也不清楚,要等我爱人回来才知道。”

  第二天,两人再次来到陈秀珠家。不想,陈秀珠却不承认转卖孩子的事,连她丈夫也否认了昨天的话。看来从陈秀珠口中了解孩子的去向已不可能了,两人垂头丧气地离开了陈家。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熄灭了,余炳惠一瞬间像老了十岁,他脚步踉跄地走着,眼里溢满了泪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