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试论城市民谣对城市形象建构的推动作用 (2)
这些地域景观对于地域性受众来说便是他们眼中城市的真实状态,对这些地域景观的认可,是他们作为特定个体或群体对这个城市文化系统(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等)在自身心理和人格结构上的内在化,是其借以评价事物、规范行为,区分外群的准则。在这种文化认同下,地域性受众会自觉地对这些体现城市文化与气质的民谣进行传播,进而以一种非官方的方式对城市进行对外宣传,这种非官方、自觉化的宣传方式,更易得到受众的信赖。同时,通过这种宣传形式,能使得非地域性受众对这个城市形成一种良好的认知与印象。

  三、城市民谣强化非地域性受众的心理认同

  城市民谣在传播过程中,在强化地域性受众的文化认同的同时,也强化了受众的心理认同,尤其是强化了非地域性受众的心理认同。这里的非地域性受众主要是指曾经生活在城市中的本地人口(以前是城市的本地人口现今定居在其他城市、长期生活在其他城市的本地人口)和在这城市中生活过的外来人口,简言之,即目前未在本城市生活的受众。这类受众由于曾经生活在某个城市之中,对城市的文化、气质、生活有着较切身的体会,但由于种种原因,后来去了别的城市生活,难免会对之前生活过的城市产生一种怀旧感。那些歌词中带有城市景观的民谣在情感上恰如其分地给了他们一种心灵上的慰籍,而这种慰籍使得这些受众能够产生一种情感共鸣,基于这种情感共鸣,这些非地域性受众便会在心理上形成认同,进而自发的对这些民谣进行传播。受众的这种心理认同多是由城市民谣的唱奏形式所引发的,这种演奏形式具体体现在对曲调、地方方言、乐器的运用。例如,城市民谣歌手的领军人物——郝云所创作的《北京 北京》《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群发的我不回》等歌曲,京韵的地方话唱腔配合着三弦兒作伴奏乐器,三弦儿一响,口琴一吹,让人禁不住就想起老北京故宫里的红墙碧瓦、胡同及四合院里的喜怒哀乐,京味儿的生活被呈现得淋漓尽致。又如,土生土长的民谣歌手谢帝创作的《老子明天不上班儿》《这就是成都》方言化的歌词配上方言化的唱腔,将成都的地方文化与休闲、慢节奏的城市气质表露无遗。再如,刘高琥作词的《你爱过的成都》在演唱的开头和结尾分别加入川剧念白和川剧高腔的演唱方式,将成都的传统文化融入唱奏中。词中更是配以方言化的说唱腔调,“走过青羊宫是浣花溪,东大街旁边有崇德里,宽窄巷子、人民公园还有春熙路的窈窕淑女,武侯祠离草堂也莫得好远,人民南路旧貌换新颜,望江楼上望江流,顺道去四川大学走一走”以地方特色语言将成都的旅游景致、风俗人情娓娓道来,将地方的韵味表现得通透彻底,使人一听就知道这唱的是哪里。这种极具地方特色的唱奏方式极易击中受众怀旧的情愫。

  此外,民谣歌手在歌曲创作时多把目光集中在自己和普通人的生活上,以求描绘当下自身真实的生活状态,所以,歌词不可避免地会包含当地典型的生活方式。例如,“顶楼的马戏团”乐队创作的《上海童年》,用方言的唱奏方式,娓娓道来般地将上海八十年代的生活场景,用江南小调、吴侬软语惟妙惟肖地唱了出来,这种怀旧的唱法很容易激起受众对过去生活方式的怀念。又如,好妹妹乐队创作的《一个人的北京》,歌曲的内容便是对“北漂”们在北京独自生活的描绘,歌词中“习惯下班回到家里,冷冰冰的空气”、“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有人喝醉哭泣在一个人的北京”表达的正是这些北漂们在城市里的寂寞与孤独以及对北京的向往与无奈的情愫。此外,曹槽的《北京以南》、大乔小乔的《北京情绪》等民谣皆以北京为背景、抒发自己对北漂生活的感慨,这种对北漂群体的群像化生活方式的演唱,不仅引发了年轻人对歌词中所描写的城市的向往,更是引发了那些正在大城市中打拼或打拼过的受众的共鸣。城市民谣经由这些非地域性受众的跨区域传播,能进一步扩大城市文化的外向型宣传,使得更多的受众(从未去过这个城市的受众)通过民谣的传播对城市的形象有一个初步的认知和印象。

  结语

  综上所述,城市民谣是一种在城市里孕育和发展的音乐形式,在创作过程中,创作者将个人在城市中感受到的人情冷暖进行感性抒发,同时又对城市生存环境的变化进行理性记录。不论是在词曲创作上,还是在唱奏形式的表现上,城市民谣所迸发的情感以情愫感性与理性兼具,这更容易让受众在文化认同及心理认同上对城市文化产生一种共有的价值趋向和统一的文化认知。基于这种对城市文化的文化认同和心理认同,受众会更加积极自觉地对民谣歌曲进行传播,使得民谣的传播范围扩大,尤其是借助互联网,这种传播效应将会进一步扩大。由于城市民谣在词曲、唱奏的创作上内含着诸多城市文化特质,因此借助城市民谣的传播效应将能进一步推动城市形象的建构。

  注释:

  [1]李皖.同一战壕里的先锋、小可爱与新民歌——中国民谣的二〇〇七年[J].读书,2008(02):47-57.

  [2]李卓倧,王敏.中国大陆城市民谣歌词的地方特色呈现手法探究[J].新闻研究导刊,2017(03):90.

  [3]陈宇飞.文化城市图景[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12:45.

  [4]郭小川.文化认同视域下的跨文化研究——以美国、欧盟为例[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2:107.

  [5]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与自我认同[M].赵旭东,方文 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57-60.

  [6]张旭鹏.文化认同理论与欧洲一体化[J].欧洲研究,2004:66-67.

  [7]何平立.认同政治与政治认同——“第三条道路”与西方社会政治文化变迁[J].江淮论坛,2008(04):32.

  [8]李道湘,于铭松.中华文化与民族凝聚力[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130.

  [9]王金珊,李静波.电视媒介传播与城市形象塑造——以呼和浩特市为例[J].内蒙古电大学刊,2015(02):46.

  [10]薛敏芝.论现代城市的形象构建与传播设计[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04):116.

  [11]黄景清.城市营销[M].深圳:海天出版社,2003:126.

  [12]刘婵婵,孙秀茹,白玉华.区域形象战略研究——兼论广西区域形象战略[J].南宁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03):14.

  [13]魏嵘.地域景观中的文化乡愁——大陆新民谣叙事性研究[J].兰州学刊,2016(11):134.

  (作者: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

  责编:周蕾
为您推荐